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双界之龙

2020/3/17 巨兵长城传 1 条评论 9,899 人浏览

序章 轮回之路

弥漫着虚无混沌的长河之中,漂浮着无数道透明的灰色灵魂,虽然为人形的模样,眼神却呆滞且黯淡无光,偶尔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情绪,但随即又归于平静。

在河流的上方,不时地有着灰色身影,缓缓地从上空飘落而下,落入平静的河水之中,泛起一层层涟漪。他们随波逐流着,顺着那看似没有尽头的长河,漂浮下去。

这种很常见的场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在某一天,在那九天高空之上,似乎泛起一阵轻微的波动,一道被淡红色簇拥着的身影,无声无息地落下了身形。

与其它的灵魂截然不同,这道灵魂不仅散发着强烈的情绪波动,而且眼中的神色,也并非如其它灵魂那般无神,显然是灵智并未完全散失,看上去很是奇异。

飘落到长河之中时,周围的灵魂不由自主地全部散开,仿佛是惧怕那种情绪一般。而此时此刻,那种波动愈加地明显了,似乎在其中,充斥着不甘与悔恨的意味。

“还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么一天,被自己最忠心的伙伴背叛,保持了数年不变的友谊,被那些小人随口的一句承诺刺穿,呵呵,我还真是……太天真了,根本没有看透他们的心,最后失去了一切,连我自己都……”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这道灵魂的口中,模糊不清地传出,但话语中那份怨恨与无奈,却显得格外真实。顺着水流向着下游飘去,眼中不断波动的情绪,依旧留存。

望着无色的天空,红色灵魂长叹一声,脑海中的记忆,在逐渐的破碎,旋即将双眼缓缓闭上:“这就是,天意吗?我想要的很简单,但就是无法实现,还真是,讽刺啊……”

就在他的意识,即将开始极为不甘地消散时,一声苍老的长叹声,宛如穿透了空间,又犹如从四面八方传来似的,在这条长河之上,回响而起,也传入了他的耳中。

对于这声不知从何而来的叹息,他只是静静地躺在河水之中,任由水流将自己带走。追求了一生,已经很累了,或许在他眼中,死亡,就是一种解脱。

叹息声落下没过多久,那道苍老声再次响起,然而这一次声音出现的地方,居然是他的脑海之中,让其原本静待轮回的他,精神略微一振,心中浮现一抹希望。

“一代年轻的族王,曾经居功甚伟,如今居然沦落至此,还真是命运弄人。能与吾这冥河掌控者相遇,也算是你此生的缘分,灵魂轮回之事,或许能帮你一二。”

“此次轮回之后,若有来生,只想有知心的伙伴,共度一生,背叛之事望不再发生。原来的世界,我不愿再踏足一步,但依旧希望经历不平凡的一生,这样才有生命的意义。”

“这些要求,实现起来并不困难,但你需要注意的是,一旦灵魂轮回到其它世界,当生命终结之时,将再也无法重返原来的世界,此事还需谨慎对待。”

“我心已决,不会再变更。那里太过纷乱,战火纷飞,处处充斥着尔虞我诈,和平一词只是可笑的奢望。我虽然为王,纵然为族赢得无数战争,踏遍尸山血海,却连自己的一份愿望都无法实现。这种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眷恋的,另寻他处,才是正确之法。”

“既然如此,那吾便不再多说,接下来,轮回之门将会为你开启,此生的记忆为你保留。一代族王啊,希望还有再见的那天,也愿你下一生不会再有任何遗憾,就此别过。”

在声音完全消失后,一团洁净的光芒,从他的身下浮现而出。光芒不断地扭曲着,最后形成了一道白色的门扉,成型的一瞬间,吸力涌出,将红色灵魂吸纳而入。

感受到身下的温暖,以及正在逐渐淡去的意识,他的嘴角之处,扬起一抹释然的笑容。此时的他,仿佛漂浮在虚空之中,穿越了数万光年,以及重重空间的阻拦。

当迷离的扭曲,再次归于平静时,他眼前的一切,已然完全不同。新的曙光,迎面而来,征程的号角,再次响起。

轮回结束,亦是开始。

第一章

这是一处人类世界之外的其它空间,由动物架空而成的世界,整片大陆地域辽阔,矗立着黑峰,白辰,青水,金沙四个大国,而边域大大小小的国家,则是数不胜数。

白辰,青水和金沙都是和平之国,但黑峰国一直有着统治其他三国的野心,虽然如此,但碍于四国之间实力相当,即便出击也得不了任何好处,自然没法做出侵略行动。

直至有一天,黑峰国的黑峰王,在一次意外之下,得到了一枚帝印,可以控制数量庞大,战力惊人的巨兵。自那时起,四国之间的平衡,就此被彻底打破。

十万名巨兵的恐怖战力下,任何的抵抗几乎都是徒劳,仅仅一天的时间,白辰国直接被彻底毁灭,而后踏着无可匹敌之势,悍然对其他两国发动全面进攻。

在战力差距异常大的情况下,由白辰国的白辰王领头,率领十名勇者,在深夜之中发动突袭,成功将毫无戒备的黑峰王击败,并且将操纵巨兵的帝印,抢夺到手。

白辰王利用帝印,命令十万巨兵用自己的身体,化为了巨大的万里长城,将黑峰国包围在了其中。之后白辰王却带着帝印,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音讯。

那次惨烈的大战之后,大家痛定思痛,为了保护这个世界的未来,那十名勇者创立了将神门,用以培养拥有不俗潜力与实力的高手,来维护天下的和平。

距离与黑峰国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五十年,这段时间以来,没有任何战争,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大家生活地都很愉快。

但接下来的日子,会依旧如这般,继续平静下去吗?失败的黑峰国,会不会依旧怀持着不小的野心,再次卷土重来?

这一切的一切,还是个未知数。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一旦战争再启,这个世界,就会再一次,陷入混乱和战火之中。

青水国中,一处辽阔的冰冻平原,暴风雪经常性肆掠的原因,使得这里几乎荒无人烟。一眼望去,只有漫天飞舞的冰雪,以及被冰层覆盖的地面,狂风呼啸,仿佛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

但谁也想不到,在冰冻平原的中心位置,竟还坐落着一处小小的村落,这里也是整片平原中,唯一的聚集之处。

环境恶劣的原因,此处生活着的居民,尚且只有百人。村口的木牌之上,绘着霜凌村鲜红色的三字。能勉强透过风雪依稀望去,被积雪覆盖着的房屋,大约只有三十之数。

虽然居住的环境并不好,但所有的居民,依然生活地很愉快,因为这里大多数的人,都是因黑峰国发动的大战,最终流离失所后,背井离乡至此的普通人。

生活在霜凌村的居民,隐隐有种隔绝世外的感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当初战争留下的阴影,对于渴望普通生活的平民,直到如今,都是难以抹去的梦魇。

所以才会聚集到一起,选择这个冰冻之地,将自己的生活,近乎完全地隐藏起来,不谙世事,希望平安地度过一生。

风雪凛冽的天气中,在村子里的中心位置,从一处较小一些的房屋中,随着房门的缓缓打开,走出了一道瘦小的身影。

明明是极寒天气,身上穿着的却很单薄,黑色的短发随风摇晃着,任由雪花和寒风吹在身上,也似乎并不感觉到寒冷。

随手将房门给关上,背着不知装着何物的布袋,走下台阶之后,踩在了厚度不浅的积雪之中。当他抬起头来,望着暴雪纷飞的天空时,露出了一张莫名稚嫩的小脸。

他是霜凌村之中,唯一独自居住的小孩子,名叫小熠,有种熠熠生辉的意味在其中,只有八岁,居住在这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虽然年纪很小,但性格极为善良,经常帮助村里的人,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而且他的心性极为成熟,在面对一些事情时,就连一些成年人都较之不上。

但很奇怪的是,居住在霜凌村的居民,因为几乎都是因受战争影响而来的,所以种族非常繁多,但小熠却孑然一人。

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他的种族,却没有谁能认得出,就连村里一些学识渊博的人,第一次看见小熠时,都没能认出来。

而有些好奇之人,试着询问他这个问题时,小熠只是摇了摇头,闭口不答。时间一长,这件事也被逐渐地忘却了,但却变成了小熠身上,一道难以解释的不解之谜。

从几乎空无一人的道路上走过,小熠形单影只地走在风雪之中,偶尔碰见把自己全副武装包围起来的村民,会和善地给予他们一笑,那种笑容,天真而无邪。

很快便来到村口的小熠,脚步丝毫没有停留一下,径直地步入到,充斥着茫茫白色的平原之中,在身后留下了一连串小脚印,很快便被白雪覆盖而去。

霜凌村位处冰冻之地,气候严峻,植物几乎无法生存。但却有一个特殊的例外,名叫霜冰叶,只生活在极寒地带。虽然生存条件很苛刻,它的根茎和叶子,用途十分广泛,很受一些商家的欢迎,几乎是供不应求。

只不过这霜冰叶,虽然价格不菲,但有一种难以办到的照顾之法,就是必须要以鲜血滋润。没有照顾的时间限制,只要吸收到了足够的鲜血,就能立刻成熟。

在超低温的情况下生存,并且以鲜血来滋润,这只有两道条件的成熟方法,看上去似乎比任何植物都容易照顾,但若要仔细想想,第二种条件,实在是难以办到。

血液可是身体中不可或缺之物,流失太多会致命的,谁会放血养给植物?而且还要到霜冰叶成熟,间隔长一些倒还好,要是放血太多,没等植物成熟,自己就先玩完了。

所以霜冰叶的价格,一直是只高不低。霜凌村的一些居民曾经也试过,买来霜冰叶的种子后,结果都只坚持到了一次成熟后,就再也没养过了,对身体损伤实在太大。

但出乎预料的是,小熠居然一直坚持着,以自己的鲜血来培养霜冰叶。毕竟以他的年龄,是不可能出去干活来挣钱的,这个方法虽然可行,但看上去有些冒险。

也曾有人劝阻过小熠,毕竟他年龄尚小,这样耗费鲜血对于以后身体的成长可不好。但这小家伙依旧我行我素,虽然嘴里答应着,可暗中一直培养着霜冰叶,而且效率很高。

要是换做其他人这样,身体恐怕早就虚弱地不成样子,但小熠整天就跟没事人似的,依旧精神抖擞,这倒是稀奇得很。

而今天的任务,与往常一样,每周一次霜冰叶成熟之时,他收获之后,前往距离霜凌村最近的城镇,将霜冰叶以不菲的价格,卖给商家之后,再买些生活所需之物。

穿过白雪皑皑的平原之后,再经过一片小型的荒山,就能看到城镇的所在了。但这听上去很简单的路程,真要以人力徒步行走的话,最快也得需要两个小时。

自从居住在霜凌村,再培养起霜冰叶之后,小熠已经独自前往城镇不下数十次。在普通人看上去,这很是遥远的路程,可在小熠的眼中,早已不算什么。

如往常那般来到城镇后,将霜冰叶卖给商家,依旧在店主满面的笑容中,获得一笔极其不菲的资金,再补给好一些生活所需的物品,就朝着霜凌村的方向返回了。

独自一人身在外面,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毕竟这段时间,可不止一次,传出一些人在荒野中碰上强盗的事情。

虽然在大陆的各处,有着名为将神门的强悍势力,在进行着督察和管理,但毕竟这里地处偏僻,监管范围也难以波及到这里。

再次踏上遍布着碎石的荒山,小熠在风雪弥漫之中前行着,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沿着山壁的一侧顶风前进时,从前方的不远处,传来一阵啼哭之声。

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顺着声音的来源,小熠在一片白色之中缓缓找寻着,最终在一处山壁的背风之处,发现了一只身处襁褓之中,正在嘤嘤哭泣的小狼。

“狼族?”小熠心头略带疑惑地说道,这里可是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会有被遗弃的小狼?刚才经过这里的时候,可没听见有任何声音啊,为什么回来的时候……

小熠缓缓地将小狼抱起,这里毕竟是风雪地带,温度低得可怕,虽然襁褓包裹得很严实,但长时间呆在这里,可并不怎么保险,不管怎么说,不能放下他不管,还是先带回霜凌村再做打算。

说也奇怪,刚才还在一直还在哭泣的小狼,被小熠抱起来后,就安静了下来,小脑袋歪呀歪的,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怔怔地看着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脖子上带着一道镶着蓝色晶石的项链,闪耀着蓝光。

从背风处走出来后,小熠刚踏入白雪之中,脚步忽然间停了下来。双眼缓缓微眯起来,视线陡然转向,在一侧的不远处,一道高大的身影,正站在较远的雪坡之上。

因为风雪较大,小熠很难辨认出他的模样,只能看到他的脸上,佩戴着一副遮掩住脸庞的面具。而他的目光所指,正是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狼。

“成年的狼?”只是粗略地打量了一番,就辨认出了他的身份。他所见过的狼族并不多,只是听说过因为狼似乎是天生性情暴戾的原因,大多被黑峰国征收而去,培养成强大的战士,作为绝大部分基本战力的来源。

但眼前的这只成年狼,完全没有普通狼该有的凶狠之色,表情竟是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温柔。而在他的眼中,小熠好像看到了一丝淡淡的忧愁,以及深深的……不舍。

这般注视着小狼,再移到抱着他的小熠身上,沉默了很长时间,手掌微微握紧,深深地叹息一声,才转过了身去。

刚想走上前去,询问一些什么的小熠,一道凛冽的寒风刮过,夹杂着满天白雪,遮蔽了他的视线。等到眼前再次清晰了之后,那只狼的身影,已经鸿飞冥冥。

来到刚才那只白狼所站之处,四处张望了一下,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身影,连一道脚印都未曾留下,显然是刻意所为。

搜寻无果之下,小熠无奈只得放弃,缓缓地低下头来,再次把目光看向了自己怀中的小狼身上,不知不觉,那只成年狼族的身影,从脑海之中缓缓地浮现而出。

在小熠的记忆当中,大家对狼族的印象一直都不好,因为在他们的话语中,狼族即是代表着残暴和凶猛,天生的狞恶,后天根本无法改变这种深入骨子里的天性。

但刚才的那只成年狼族,小熠在他的身上,根本捕捉不到一丝的凶残,无论是神色还是相貌皆是如此,那双眼眸之中如水般的柔和,并不是轻易就能装出来的。

这些集合起来之后,便是有些颠覆了小熠的脑海中,大家对于狼族的一致看法。或许,并不是所有的狼,都是凶狠之辈呢?在这世间,应该也有善良的狼存在的吧?

对于所谓的天性一说,小熠并不完全赞同,也不会完全反对,只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那些凶残的狼族,之所以性情暴戾,是因为天性,还是缺少了正确的引导呢?

    正陷入沉思中的小熠,一声轻微的喷嚏声,打破了他的思考。只见小狼依旧歪着脑袋地看着自己,眼中闪烁着好奇之色。

好奇着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狼的小脸后,顿时发出一阵欢快的嬉笑声,白嫩嫩的小手抓住小熠的手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抬起小脑袋,张开小嘴就咬了下去。

小牙齿尖锐的前端,抵在手指的皮肤上上时,仿佛是受到了什么阻碍似的,明明是有种一刺便破的感觉,却再也无法深入半分。

但小狼却不肯松口,一阵啊呜啊呜的啃咬,口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再顺着淌到小熠的手指上,感觉像是碰上了什么美味似的。

清楚地感觉到手指上,传来一阵阵极其轻微的痛感,小熠的双眸之中,隐约间似乎有淡淡的红芒闪过。但在见到小狼眼中的那份天真无邪时,眼底的血色一闪即逝。

缓缓地抽回手指,小熠抬起手,摸了摸小狼的小脑袋时,小手随意地挥了挥,又是冲着前者,发出银铃般咯咯的笑声。

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抬头望着没有半点减小的风雪,小熠带着怀中的小狼,顺着来时的道路,朝着霜凌村的方向而去。

光凭他善良的性格,就没法把他撂在这里不管,这里温度极低,普通人在这里一会儿便难以承受,更何况这个小家伙。

记恨狼族,并不是所有的狼,而是那些视生命为草芥的狼。这只小狼尚且还懵懵懂懂的,根本没必要将仇恨迁怒于他的身上。

小熠只是想着,现在的小狼,还只是小小的孩子而已,一切都处于最初的阶段,心性尚且也未成熟,就如同一张白纸一般。

在这个时候,或许真的能改变他,只要不去沾染墨迹,就不会被黑色逐渐地扩散笼罩。宛如白纸的心境,也能丰富多彩。

只不过,当小熠带着小狼,回到霜凌村之后,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当消息传播开来的时候,唯一令他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毕竟大多数人,对狼族还是极其反感和厌恶的,纵然还只是小狼,但也依旧如此。光凭他一人,可无法代表全村的意愿。

怀抱着依旧瞪着眼睛,呆萌地看着自己的小狼,看向周围面庞上满是愤懑之色的村民,平和地说道:“我说过,他只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根本没有半点的威胁性。”

 “现在没有,可不代表以后就没有!狼性本恶,这可是不可磨灭的事实!长大了更是如此!这种祸害,绝不能留在我们霜凌村!”

 “就是啊,狼族根本每一个好东西,只会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坏蛋,要是让这只狼留在这里,日后一定会给霜凌村带来灾难!”

有了一些人的带头,顿时大家皆是齐声呼喊起来,反驳的声音更是一声比一声高,面色激动地看着小熠怀中的小狼,大有一种把后者抢过来直接扔掉的感觉。

对于这些村民的态度,小熠一时间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竟狼族穷凶极恶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并不是随便的几句话,就能轻易改变的。

 “这种潜藏的根源,一定要尽早地除掉!狼族就是狼族,让我们已经失去了一次家,绝不能让他们再一次地,污染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第二个家园!”

也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声,仿佛是点燃了引信一般,人群之中一阵混乱的骚动后,某些身材壮硕的村民,面色不善地朝着小熠走来,目光直视小狼,闪烁着点点怒火。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小狼的两只小手,抓住了小熠的衣襟,小身子更是朝着他的OL怀中缩了缩,喉咙中发出一阵低低的呜咽,眼中更是流露出几分恐惧。

瞧见小狼这幅惹人怜爱的模样,再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村民,摆着一副副凶神恶煞的面孔,语气顿时冰冷了许多:“难不成,你们想对这个手无寸铁的小家伙动手吗?”

 “动手!”这一次,再也没人搭理小熠,其中一人低喝一声,朝着他们冲了过来,手掌向前伸出,径直地朝着小狼抓去。

 “哼!”小熠面色微寒,一声冷哼落下的瞬间,也不知怎么做到的,一层青色的气流,从身体表面荡漾而出,将冲来的几人,直接是止住了步伐,并且还震退了一段距离。

其中的一人,咬牙看着小熠,怒声道:“小熠,你要帮着这只狼,与我们霜凌村的大家为敌吗?忘了我们怎么照顾你的吗?”

听到此话,小熠面庞一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村里的大家,都是受到过黑峰的狼族迫害的,更有甚者,亲眼见过自己的亲人惨死,这仇,并不是一般的大。

此时再见狼族,村里的大家,自然不可能保持平静。小熠的目光,从他们的脸庞上缓缓扫过,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换做自己的话,面临着这种情况,还能保持平静吗?

见到小熠沉默不语,刚欲再次冲出去时,一道苍老的喝声,从人群之中突兀地响起,居然是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文章主笔:龙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