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巨兵长城传之浮云落日 第二章(上)

2020/8/17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708 人浏览

 第二章 情意绵绵(上)

“什么洗月他们不见了!?”

  “是的,他们应该……被抓走了,都怪我,大意了。”冰流满脸自责。

  “可恶!一定是让纵火者给抓走了,这么一来,守印人才是他们的目标!”小野气愤道,随即又暗淡下来,“这下可好,洗月被抓去了,大壳也被连累……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巧,偏偏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出现大火,又趁我们不注意时把人抓走,这……会不会有人一直在跟踪我们?”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这一路上除了我们,老夫并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除非,那个人会隐藏自己的形元气息”五步先生赞同小野的说法。

  这时,小野忽然痛苦地坐在地上,看着曾经自己生活的家乡,眼中渐渐模糊……

  就在小野快昏倒的时候,冰流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用力扶起来:

  “小野——醒醒,你不要想太多,这一切,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还来得及。你忘了我们之前的考验吗?只要坚持到最后,就会有希望!”

  “希望,考验……”,小野喃喃道,脑海中浮现出他们在五步谷通过层层关卡的画面:木道关——元素门——百草洞——机关阵;但每通过一关,他们中间就会少一个人,而到了最后,只剩下小野一人——因为他们都相信小野!

  “对,我…不能放弃,我还要去救洗月,救鹿娘。”小野猛然坐起,眼中又变得清晰起来。

  而五步先生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小野精神一振。

  “我们还有机会,虽然纵火者隐藏了他的气息,但可以从村民可能留下的线索去找到他”

  “有道理,我们可以利用村民离开时留下的痕迹,但同时我们的速度必须要快,如果那些人跑太远,就很难找到他们了。”冰流也认同这个办法,“——小野,你最熟悉这里,你应该更清楚村民大概的去向。”

  小野开始努力回忆起来:牧云村的村民最擅长的就是种地了,但附近的土地都已经烧得裂开,那么地下也就并不会藏有人。不在村子里,那么就只能去……

  “我知道了,鹿娘一定带大家去了那里”,小野一拍脑门,忽然想起村子后面的一片树林,那的树叶不仅茂密,地形也十分错综复杂,不熟悉的人进去很可能就会迷路,小野想到那里的原因也是这个。

  撇下这句话后,便朝那片林子快速跑去,冰流和五步先生也紧随其后。

  而越往那里走,周围变得越来越空旷…越来越诡异…仿佛已经有人安排好了一般。

  突然,“咻”的一下,一道锋利的声音传入冰流耳中——附近有人埋伏!

  五步先生也反应过来,但小野却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小野,快趴下!”

  但已经来不及了,冰流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小野扑倒在地,只见一枚暗器尖啸着从小野头顶上掠过

  两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等站起时又有更多的暗器朝他们飞来!

  忽然,周围地上泛起了金光,一道金色的护盾将一行人罩在其中——是五步先生的形元护体!

  暗器打在金盾上啪啪作响,然而却丝毫没有一点作用。

  这时,林子中突然钻出几个人影——“呵,老家伙,反应挺快嘛……”

  几个黑影渐渐走进,等小野看清了他们的脸,为首的,正是那只花豹!而后面也不断涌现出黑影,看来,不仅只有几个人!

  “黑峰王将!”,五步先生将金盾收回,警惕地看着那只花豹。

  花豹傲慢地抬起头,轻蔑一笑:“就只有这些?呵,看来…只有打败过大名鼎鼎的五步先生 才有资格被记住名字呀,啧啧……”

  随后便煞气逼人地盯向小野。

  小野被花豹一番话说的一怔,并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只能迎着那道目光紧紧对持着。

  听见花豹这么一说,五步先生回忆起了当年往事,没过多久,也低头笑了一下说:“是啊,人老了,记性不好,但像你这样只会活在别人影子下的人,是永远不能与他相提并论的,这也是他成为最强王将的原因之一,老夫曾败与他的手上,想必也是值了吧。”

  “哼,人老了话还这么多。”,花豹有一张被看穿的感觉,不由得有些恼怒,眼中也多出了几分杀意,但随即语气一冷,又看向五步先生身后的小野和冰流:

  “不过,这里可不是你那五步谷,就算你能保住你自己,但他们可不一定。”花豹呵呵一笑,又恢复了得意的神态。

  看到这的小野按捺不住内心的怒火,不管不顾地朝花豹质问道:“你把鹿娘和村里的人都怎么了?!”,虽然他也有些害怕,但愤怒压倒了恐惧。

  “怎么了?”,听到小野的话,花豹一字一顿地说,“都—死—了!”

  “什么!?鹿…鹿娘他们…”,这句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小野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突然又猛一抬头;

  “不,不会的,你肯定是在骗我!,鹿娘一定还活着!!”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花豹见这并没有让小野失去理智,也感到一丝诧异;事实上,村里的人都还活着,只不过还在花豹的掌控之中。

   小野知道了自己的同伴和亲人在敌人手中,心中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冰流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在原地等待时机。

  一旁的五步先生严声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见五步先生提出了他想要的,花豹不怀好意地看向小野,“把这只白狼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并且……”花豹向后示意,还在昏迷的洗月和大壳便被扔了上来。

  “并且,将这两人,还与你们…怎么样?这可划算多了呀。”,花豹露出一股邪魅的笑容,看起来十分诡异

  “奇怪,放走守印人换小野。”冰流自顾说道,“难道是一个圈套?”

  花豹提出如此古怪的要求让小野也一脸疑惑,不明白敌人的真实目的。

  而此时,他们孰不知还在昏睡的洗月已经清醒了过来——正悄悄地偷听着他们说话呢。她的记忆全都恢复了,眼睛也变成了和往常一样的湖绿色

  但洗月现在非常着急,因为一直没和小野他们取得沟通的机会,身后又全是王刹军,只要她稍一抬头就会把自己给暴露出来,更别说发暗号了。

  “再说了”,花豹并没有注意到一旁偷听的洗月,继续说道,“当年给你这道疤的家伙,还留下了这只白狼!……”

  “啊?!”,洗月和小野都惊讶起来,但洗月并没有发出声,只是心中默念:原来小野的父亲真的是白影!

  而小野激动于他又有了一个亲人的下落,虽然他也并不十分确定,毕竟五步先生也没有告诉过他。

  “……那道疤可是让你没能成为将神啊,拿他来换,岂不是两全其美……”

  “够了!——”,五步先生打断了花豹的叙述,眼中折射出骇人的目光。

  这时,小野突然看见洗月朝他猛使着暗号,但马上又埋下头去——花豹转身了一下。

  小野对此似乎“心领会神”,做出了一个坚毅的神情。而远处的洗月却叹了叹气,自顾细雨道:“唉,也不知道小野听懂我的意思了没。”其实,她想告诉同伴自己清醒了并且可以从危险中脱离出去,但现在她又被周围敌人给盯住了。

  小野碰了碰腰间的那把断刀,听说这刀是他亲人留下来的,而且里面蕴含了召唤小巨兵的力量。现在,他要用来进行反击!

  “即便是这样,也容不得由你来批判!”,五步先生并没有察觉到小野的异常,接着说:“老夫绝不可能把一个孩子的性命交给你!”

  “呵,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但这可不是你说了算,”花豹慢条斯理地理了理毛发,“最后一次机会,交出那只白狼,否则,可就我帮你决定了!”

  “3”,花豹开始了倒数,小野握紧了拳

  “2!”,寒光齐射向洗月他们;洗月从中暗暗发力,托住大壳,准备在那一瞬间冲出去。

  “呵呵,那就……”花豹准备下令,忽然传来小野的声音——

  “等一下!”,小野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跟你换!”

  花豹愣了一下,随后嘴角微微上扬:“这样才好嘛。”

  “不,小野你疯了吗,这里一定有诈!”冰流朝小野大声喊到。

  “但只有这样才能就出洗月他们!”小野并不确实洗月现在的状态是否能带着大壳安全脱离,他想用更保守的方式。

  “就算你过去,那家伙也不一定会遵守承诺!”,冰流费劲口舌想拉回小野,依然看不懂他冒险送死的行为,“你会没命的!”

  “我知道,但这也是一个机会。”小野转向两人悄声说道。这下他们彻底明白了:小野想利用这个冒死的机会,全力一搏,即使风险很大,但他们也绝不能放弃。

  见五步先生和冰流清楚了自己的想法,小野转向向花豹说:

  “但你必须先放了我的同伴!”

  花豹笑容慢慢收敛起来,恶狠狠地说道:“哼,给你们的机会已经够多了,现在你可没资格跟我谈条件;快点过来,不然,他们可就为你陪葬了!”

  说完,利爪又离洗月近了一些,洗月此时也害怕得大气不敢喘,脑中甚至忘了她的逃跑计划。

  见花豹被自己一句话给激怒起来,小野只好鼓着勇气,向敌人方向走去。而似乎有个东西压在小野身上,每一步都十分沉重,但每一步都十分坚定。

  周围的树叶被风吹的哗哗作响,仿佛在预测一件大事的发生。

  小野与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身后的五步先生和冰流也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冲向前去。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本章主笔:郁翛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