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双界之龙 第十章

2020/8/17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701 人浏览

第十章

    行走在人流密集的道路上,小熠的心情,显得有些郁闷。这次的拍卖会,只是拍到了黄金果和龙魂珠两件物品,就把自己的资金差一点给清空。

    也幸亏凌枫帮自己还减免了一些,不然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就真的要往吃土前进了。现在身上左算右算,也只剩下了一百五十万左右的金币。

接近一千三百五十万,这五十年来的积蓄,直接给花了只剩下九分之一,还是在一天之内花掉的,这换做任何人,恐怕都得心疼地要死。

不过想到花在了该花的地方,小熠就没这么不爽了,黄金果本就是给小野的,三百万花得想都不用想,至于那龙魂珠,一定程度上来说,本就是他的东西。

 “小熠,东西都到手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牧云村了?”紧跟在小熠的身边,小野低声问道。

 “不了,马上在天枫城中,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按这个时候来看,我们现在要去牧云村的话,就要走夜路了。”小熠摇了摇头,眼中似乎有着凶光闪烁,“而且,今天晚上,据我猜测,可不会太过平静的。”

 “你是说……血冥门?!”似是想到了什么,小野惊声道,“他们会在今晚动手吗?但这里可是城里啊。”

 “完全动手倒不至于,要是动静太大,把天枫城的护卫军引过来,那他们岂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小熠的视线,不着痕迹地往四周扫了扫,“在我的神圣探测中,从出了拍卖场之后,我们就已经被盯上了。”

 “什么?!”听得此话,小野连忙往周围看了看,但除了行走着的路人,并未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家伙,于是放慢了脚步,朝着小熠靠紧了些。

并未流露出什么太多的表情,小熠淡淡地说道:“探测到极淡的杀意锁定,在这之中有一大半有残留的形元气息,至少有十几个人,还真是看得起我们。”

小野也是吃了一惊,为了解决他们两个,竟派出了这么多人,那血涛果真是心胸狭隘。不过在小熠的眼中,就这些人的实力,根本就不足挂齿。

 “走吧,找个旅舍住下,他们要是敢动手,我不介意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除非是真正的将神级别,不然小熠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是啊是啊,我觉得只要小熠有你在,我们完全可以横着走了。”小野憨憨地笑道,看得小熠不禁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把自己当成无敌的了吗?

在靠近城中心的位置,找了一家较为便宜的旅舍,由于资金有些紧张的问题,本来想开单人房时,小野在一旁胡搅蛮缠,说什么两人睡大床比较舒服……小熠无奈之下,只好开了一间大床房。

被服务员带着到房间后,小野迫不及待冲了进去,一脸享受地在大床上滚来滚去,还拿自己的小脸蹭着柔软的床单,这家伙,还是没长大啊。

摇着头在床边坐下,小熠摸了摸小野的小脑袋,轻声道:“等一会儿吃完饭后,就开始用黄金果压制形元吧,我就在旁边看着你,防止某些人给我耍手段。”

一提到血冥门的人,小野面带担忧地坐起来,低声问道:“小熠,你真的有把握,对付血冥门吗?毕竟他们可是一个势力啊,还有那么多的手下……”

小熠微微一笑,将小野揽入怀中:“没事的,放心吧,有我在,谁都伤不了你的。要是血冥门胆敢在此乱来,那就把他们之中动手的人,全部血洗了吧。”

听着小熠话语中,蕴含着的一丝杀意,小野顿时露出会心的笑容,伸出双手,同样抱住小熠的身体。被他保护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啊。

夜晚降临,整座天枫城中,已然万家灯火。在夜空的笼罩之下,某处大宅之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旋即数道身影闪掠而出,朝着同一方向奔去。

领头之人,身形在屋顶上不断地闪动,望着远处的方向,手掌逐渐地握紧,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看其模样,赫然是血冥门的少门主,血涛。

 “那个小鬼的藏身之处,确定无误了吗?”血涛压低声音问道,“受父亲的命令,一定要将龙魂珠抢夺到手,我要亲手,杀掉那个小鬼,以报今日之仇!”

 “血涛少门主,经过我们的监视,那个小鬼藏在一家旅舍之中,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身后的一名手下,掠到血涛的身边,轻声说道。

 “都记住,此次动手,切勿弄出太大动静,暗中动手,不然引出天枫城的护卫军就麻烦了。”扫了一眼身后的众多手下,血涛沉声道。

 “是。”众多声音应声喝道。

端坐在小野的面前,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小熠看着他身上散发着的淡淡金光,以及一层燃烧着不再狂暴的白炽色火焰,逐渐地松下了一口气。

黄金果的效用,的确非常有效,这么短的时间内,小野就能初步控制形元了。一旦掌控了失去狂暴的形元之力,只要经过一定的指导,他的实力就会飞速提升。

不过还令小熠有些奇怪的是,小野的烈焰形元,按理说火焰的颜色,都是和红色差不多的,偶尔会变异成蓝色,但白炽色的火焰……还是自己头一回见到。

 “估计又是没见过的变异吧……”想来想去,小熠也只得到了这一个结论,毕竟关于形元的变异情况,根本就令人捉摸不透,想要找出规律是不可能的。

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小熠有些无聊地看着小野,突然间释放着的神圣探测,有了细微的波动,当下连忙正色起来,探测范围逐渐扩大,与此同时,一道道充满杀意的身影,出现在了神圣探测之中。

看着一眼仍在修炼的小野,小熠下床缓步走到窗前,透过玻璃窗户能隐约地看到,在周围屋顶上的阴暗之处,借着黑夜隐藏着数道身影,其中一道身影的气息小熠很熟悉,正是那血冥门的少门主血涛的。

 “小野还在修炼中,可不能被打扰,还得好好看着他才行,至于你们……哼,算你们好运,这次倒是便宜你们了。”小熠冷哼一声,手指轻捻间,一团细小的火光,从指尖飞出,悄无声息地穿过窗户,飞升而起。

火光飞向天空中时,没有半点的声响,加上体积太小,就连那些隐藏着的血冥门之人,都没有发觉。当火光升到一定高度后,毫无征兆地急速膨胀开来!

 “爆!”小熠轻喝一声,膨胀着的火光,骤然间在天空中爆开,耀眼的光芒瞬间照亮这一片夜空,同时发出的,还有一声向四周不断传开的轰鸣声。

 “什么情况?!”火光如同烟花一般,炸开时还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吓得那些血冥门的人一阵慌乱,更有甚者被这么一吓,差点从屋顶上滑下去。

 “该死,谁搞出这么大动静?”血涛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光吓了一跳,忍不住暗骂一声,目光无意间一扫时,瞥见在旅舍的某处窗户后,一张噙着戏谑的脸庞。

 “又是他?!”见到这张小脸时,血涛想都不用想,天空中的炸开的火光,肯定是他的杰作了,当下整张脸瞬间铁青,双眼隐隐间都要喷出火来。

 “血涛少门主,我们只能先离开了,看这情况引起的动静并不小,恐怕过不了多久,天枫城的护卫军,就会赶到这里了。”身后的一位手下说道。

牙齿嘎吱嘎吱地咬了半天,血涛最后还是挥了挥手,带着一堆手下快步离去。三番五次在小熠的手里吃瘪,这让睚眦必报的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在神圣探测之中,发觉周围没有血冥门的人后,小熠有些得意地一笑,坐回到了小野的面前:“就凭你们,也想跟我斗,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

正当小熠喃喃自语时,小野的身体忽然间抖了一抖,而后身上的白炽色火焰缓缓收敛,随后便逐渐地睁开了双眼,显然是小野将黄金果吸收完毕了。

    刚刚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小野的眼中就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看样子吸收完黄金果之后,已经完全地控制住了暴走的形元,这样一来,实力就能大幅提升了。

手掌缓缓抬起,一簇白炽色的火焰腾起,小野更是兴高采烈。小熠也是露出了笑容,这家伙终于能随心所欲的运用形元之力了啊,这下战斗力提升不少了。

 “形元之力,我终于也能用形元了!”不顾已经到了晚上,大多数人都已经入睡了,小野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小熠眼角抽了抽,连忙抬手捂住了小野的嘴。

 “安静一点,你是想把周围的人全部吵醒吗?”小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控制形元只是初步,还需要进一步的领悟和修炼,才能使战斗力更强。”

 “嘿嘿,有你在,我还怕实力会提升得慢吗?”小野嘿嘿一笑,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小熠,在我修炼的时候,血冥门的人,已经来过了吗?”

一提到血冥门,小熠的面色,就微沉了下来:“他们刚刚来过的,然后被我全撵走了,只不过,没拿到龙魂珠,他们恐怕,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被血冥门这么一条毒蛇暗中盯着,小野也是不太高兴:“这些家伙,还真是烦人,小熠,我们要是离开了天枫城,血冥门应该就会放弃了吧?”

听得小野的话语,小熠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要是我们一出了天枫城,没有了城中的护卫军这个忌惮,血冥门应该就会立刻动手,而且还会全力出击。”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小野有些手足无措。

 “没事的,今晚好好休息,小野你刚刚控制了形元,还没法发挥出形元的真正力量,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天枫城,不管遇到什么,都交给我来。”小熠轻声道。

 “小熠,能不能……不要杀人啊?”沉默了一会儿,小野突然拉住小熠的手,低声问道,虽然知道凭小熠的性子,是不会对敌人手下留情的,但自己还是……

静静地看着小野祈求的眼神,小熠不由得暗叹一声:“小野啊,你还是太善良了。好吧,我答应你,不过要是他们敢下杀手,那我就绝不会留情的。”

小野这个小家伙,还比毕竟只有十岁而已,让他接触那些血腥的一幕,的确是太早了一些。不过光是保持单纯的性格,这样也是不行的,得稍加引导才行。

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小野嘟哝着说道:“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大家都能和平相处,那该多好啊,也不用掩盖自己真实的那一面了。”

摩挲着小野温暖的手掌,小熠抿了抿嘴唇:“是人,都会有野心的,但要是控制不住,就会演变成一场场悲剧。阻止这些悲剧的发生,我们必须要这么做,为了你我,为了大家,也为了,那些善良的人们。”

第二天清晨,当东方的天边,才刚刚浮现一抹鱼肚白时,两道瘦小的身影,就行走在了安静的街道上。此时的天枫城依然很安静,没有完全从沉睡中清醒过来。

从走出旅舍的那一刻,小熠就已经将神圣探测开启,将周围数百米的范围尽数笼罩。无论何时,都要保持警惕,特别是已经知道,有人要对自己动手的时候。

还没走出多远的距离,在探测之中,就已经有血冥门的人出现了。视线停留在他们的身上,没过多久,一些人转身离开,想必是通知血冥门去了。

原本小野还想从小巷中穿过,试试看能不能甩掉血冥门的人,但小熠并不这么想。既然已经要和血冥门撕破脸皮,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而且血冥门的眼线众多,实力都能入眼,想甩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经过当初在霜凌村附近雪山的一战后,小熠的相貌和形元恐怕已经被黑峰知道了,所以他们想要找到小野,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量的放出手下,寻找凭借着小熠的外貌特征,或是疾风形元,就能找到他。

找到了小熠,自然能得知小野的消息,这也是小熠想尽快带小野去将神门的原因。在外面稍微停留时间长一些,就有可能被黑峰的眼线发现。要是招来太多的黑峰强者,甚至黑峰王将,那就比较麻烦了。

要不是顾及这些的话,不敢将太强的实力展现出来,小熠就直接驱动疾风形元,带着小野飞走了,结果现在还得和血冥门纠缠着浪费时间。

来到天枫城的北门处,小熠没有作任何的停留,径直地带着小野出了城。经过神圣探测,周围附近已经没有血冥门的人,就连原本还暗中盯视着的人,在刚才都全部离开了,显然这只有一种可能。

天枫城的北门外,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由于地形有些复杂的原因,若不是经常从这里走的话,极其容易让人迷路。因此这里的人流极少,几乎一天都看不到人。

在初晨阳光的照射下,树枝摇晃,从重重树叶中洒下的光斑,映照在地面上。树影婆娑,清脆的鸟鸣不时地响起,微风拂过,树枝摆动,生机盎然。

一直生活在冰雪之地,头一次见到这一幕的小野,不禁有些陶醉其中,小熠却没这个心思,胳膊肘捅了捅他:“注意一点,森林之中,是擅长埋伏的地点,血冥门很有可能会在这里动手,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你就靠在我旁边,在战斗的时候,注意观察我的战斗方法,这也是你以后的必修科目。以后真的对敌之时,不能光依靠我,小野你也要学会独自战斗。”

小野坚定地点点头,从腰间抽出了那柄断刃:“我可是要成为将神的狼,战斗什么的可难不倒我!”

瞧见小野斗志高昂的样子,小熠就忍不住失笑,这小家伙如今已经操控了暴走形元,只要经过培养的话,实力能达到接近自己的程度,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继续朝着牧云村的方向前进,奇怪的是,已经行进了很长时间了,却一直没有血冥门的人出现,而在小熠的神圣探测之中,也并未有什么异象。

片片阳光依然洒落在地面上,耳边清脆的鸟鸣依旧如故,小熠的脚步逐渐地变缓下来,释放中的神圣探测虽然很正常,但却隐隐间感到有些不对劲。

再次走出了几分钟的路程,小熠拉着小野停下了脚步,森林中的鸟鸣和昆虫的鸣叫,不知在何时已经悄然消失,就连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的阳光,照在身上时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周围仿佛一片死寂。

 “小熠,好像不对劲啊……”拉了拉小熠的手掌,小野禁不住低声道,这种沉闷的气氛中,夹杂着压抑的感觉,生机在淡去,怎会是一片森林该有的?

 “我们,恐怕是掉入血冥门的陷阱中了,能够屏蔽掉我的神圣探测,这群人还算有点本事。不过就凭这些而已,也想困住我们?”小熠冷笑一声,瞳孔微微收缩,眼底的青光,犹如细小漩涡一般旋转着浮现,下一刻化为两道纤细的光束,骤然间电射而出!

仅仅飞掠了几米的距离,光束的前端开始消失,直至蔓延到整体,仿佛是没入了虚空之中。也就在此时,周围的景象,开始剧烈地波动起来,宛如重重迷雾,如泡沫般逐渐地向四周扩散着消散。

当眼前再次恢复清明时,眼前的一切与之前已然大相径庭,更令小野大吃一惊的是,在前方不远处,多出了十数道服装一致的身影,脸上皆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而其中的一位,赫然是血冥门的少门主,血涛。

而在血涛的身边,则是站立着一位面色铁青的中年人,目光紧紧地盯在他们的身上,气息比起其他人要强上不止一个层次,此人很有可能,便是血冥门的门主。

而在他的手上,正托着一颗紫色的宝石,一层细密的裂纹遍布其上,光芒黯淡到了极致。手掌轻微地颤抖着,中年人眼神凶狠,似乎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呵呵,幻境宝石,屏蔽一切的能力探测,制造让人深陷其中的环境。半个时辰没有突破出来,意识便会开始模糊,最后丧失全部的神智。只可惜,你们的入如意算盘,就此打空了。”小熠面带戏谑地说道。

 “这不可能,你们……你们怎么可能破了幻境?!”看见他们从幻境之中走了出来,血涛忍不住失声道,幻境宝石可是血冥门的重宝之一,由它制造而出的幻境,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除非是接近将神层次的强者,直接依靠蛮力强攻破开才行,否则别无他法。

 “不用跟这个小鬼废话了,交出龙魂珠,留你全尸,不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血涛身边的中年人,面色依旧难看,幻境一旦被破开,会对幻境宝石造成极大的影响,可以说如今的幻境宝石,基本上已经报废了。

这可是血冥门屈指可数的至宝之一,想当初这颗幻境宝石,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得到手的,结果才用了这一次竟然就报废了,怎么能让他不心疼。

血涛听着父亲的话语,眼中的诧异随即收敛,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意。手掌高举后挥下,周围血冥门的众多手下,便是缓缓地包围了上来。

    血冥门的门主,血洪,凶名以及他的实力,在天枫城都是鼎鼎有名的,一身暗影形元令人防不胜防。这位不仅性格暴戾,手段更是极其残忍,只要被他抓住了下手的理由,无论面对谁,都不会手下留情。

在他手上,已经不知有了多少亡魂,这其中还不缺一些实力不俗的强者,当然,基本上都是遭到暗中袭杀而亡的,而且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有形元的连同形元本源都被强行抽离了,俨然成了一具干尸。

不仅是天枫城的官方,就连雷之将神门,都不止一次出动人手调查过,虽然不少人都能猜到,跟血冥门脱不了干系,但碍于案发现场中,没有任何具有绝对说服力的证据残留,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其他人不知道,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知道,据小熠所知,在众多的修炼之法中,有着这么一种极其邪门的方法,就是以独特的方法,吞噬他人体内的血液或是形元本源,来使自己的实力得到飞速涨动。

这么一来,修炼进度虽然颇快,但体内血液混杂,需要每天一次用形元之力,压制体内即将凝结的血液,不然血液凝结起来,会将血管堵塞住。到了那时,血管必然会爆裂,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的。

而且吞噬形元本源,必须吞噬与自己相同的形态,否则不同的形元之力相互冲突,必然爆体而亡。即便吞噬他人的形元本源,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也难以做到完美控制形元,冲击将神的层次,几乎不可能的。

不过即便如此,靠着这种邪门的修炼方法,血冥门内的强者数量众多,并不是随便一方的势力能相比的。有光明,必有黑暗,而血冥门,正是后者之一。

小野就听着小熠的话,紧靠在他的身边,如今他刚刚控制了形元,战斗力还远远不足,面对这种情况,自己尚且还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全靠小熠了。

淡淡地看着以半包围式,手持锋利兵器的血冥门之人,小熠嘴角上扬,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们?也想抢我的龙魂珠?太高看你们自己了吧?”

 “侮辱我们血冥门,找死!”被小熠这么当面嘲讽,血洪原本就铁青的脸,现在已经是青中透着黑了,身形暴冲而出,弥漫着黑气的一拳骤然轰出。

 “暗影拳!”

 “所谓的暗影形元,在你的手中用出,不过如此。”看着威势不小的攻击,小熠淡淡地说道,右手缓缓地抬起,青光覆盖而上,随后静悄悄地一指点出。

见到小熠居然想用一根手指,拦截住血洪的奋力一击,众多血冥门的强者,脸上皆是有着嘲笑之色浮现,而血涛看到小熠这一指后,却是缓缓皱起了眉头。

 “嘭——”剧烈的碰撞声响起,青色与黑色四溢,与此同时,原本那些面带嘲讽的血冥门强者,脸上的表情全部僵硬下来,连血涛都不禁张大了嘴,满脸地不可置信。因为他们看到,小熠依然站在原地,一步未退,反观血洪竟然连退数步,显然是落在了下风。

只是一个碰撞后,此处顿时一片寂静,无数人脸上冷讽与呆滞混合在一起,显得极为滑稽。就连血洪本人,稳住身形后,都是一声“不可能”脱口而出。

只凭借一指,就逼退了血洪的一击,这换做天枫城中的一些势力首领,都是做不到的事啊。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年龄不过八岁左右,竟然有这般实力?

 “怎么样,还要再来试试吗?”淡淡地瞥了血洪一眼,小熠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小鬼,在我面前,你也敢如此嚣张?”被小熠的表情气得不行,血洪双拳紧握,大喝一声,“血冥门之人听令,形元释放,给我杀了他们!谁把那个小子剁了,本门主奖赏他宝物阁中的一件低级宝物!”

听见低级宝物四个字,血冥门的众强者,眼中流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瞬间将心中尚存的一丝惧怕掩盖而去,下一刻,五颜六色的形元尽数释放,形元攻击或是武器攻击,朝着小熠和小野冲杀而来。

 “想凭借人数压制?可笑。”小熠双眼眯起,双指并起,在半空中轻轻划过。青色的气流涌起,以他自身为中心,卷起一道三米高的青色旋风,扩散而开。

被撞击到的血冥门之人,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被抛飞而出,口中鲜血不断喷出,哀嚎着成了一个个滚地葫芦,没有一人能抵挡旋风的威能。

又是举手投足间,轰飞血冥门的大部分人,血洪的脸色阴晴不定了起来,血涛也是面色难看地望着这一幕,看着情况,就算所有人都冲上去,恐怕都奈何不了他,这身实力,究竟如何在这种年龄练成的?

深吸了一口气,血洪阴仄仄地说道:“不得不说,你这小鬼,倒的确有一番本事,我们血冥门,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以为,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

丢下这摞狠话,血洪的目光,望向森林的深处,怒喝声传播开来:“你不是想要这个小鬼身边的家伙吗?现在不出来,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什么?”听到血洪所喊的话语,看向身边披着外套的小野,小熠双眸一沉,难不成,这家伙所说的是……黑峰的人?!血冥门怎么会和他们有联系?!

 “呵呵,这小鬼的实力的确棘手,连你们血冥门出动这么多人,都无法拿下他们,小小年龄有这般实力,不愧是大人指名点姓要擒拿的,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随着一道淡笑声响起,从不远处的茂密的草丛中,传来了数道整齐的脚步声,人未至,多道形元波动已然传来,那般气息,比起血冥门之人都要强上不少。

小熠面色微微一凝,注视着走近的数人,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警惕。黑峰的实力极强,就连手下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可不是血冥门这些半吊子的手下可比。

而且听其刚才的话语,似乎还是某位强者的手下,这下小熠不得不稍微重视起来,要是单挑的话,必然不会放在眼里,可面对这么多人……这黑峰的家伙,为了抓获自己和小野,还真是舍得弄这么多人啊。

 “血洪,没想到,连用了幻境宝石,都奈何不了这个小鬼啊。”带着豹族的手下走过来,面色冷厉的同为豹族的领头之人,语气中似乎有着一抹嘲讽。

 “哼,花郎,你也不用在这里说风凉话,有本事把那小鬼制服了。话说在前面,他身上的龙魂珠,必须是我们血冥门的,其它的跟我没关系。”血洪冷哼一声,一提起幻境宝石,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受到大人的命令,我们只要那个小鬼,和他身边的那只白狼,其它的归你就是。”花郎淡淡地说道,目光一转,看向小熠时,抽出了腰间的两把刀。

 “白狼?”血洪眉头一挑,看向了那道被身披外套的身影,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类种族的存在,狼族在大陆上已经几乎看不到了,至于白狼则更为少有。

不过这些都跟他没关系了,原本还想抓住小熠后狠狠折磨一番,但看黑峰的意思,似乎要将他们全部带走的样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黑峰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能得到龙魂珠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老实实地跟我们走,否则的话,就不是皮肉之苦这么简单了。”瞥了一眼双眼眯起的小熠,花郎示意手下做好战斗的准备,“我早在这里布置了迷光阵,空间逆转之石,你应该也听说过一些吧,任何气息都放不出去,没有人会走进来的,你们也走不出这里。”

第一次面对这么大阵仗,小野的心中顿时慌了起来,靠着小熠更紧了一些。也不知道,凭借他如今的实力,有没有办法,突破这么多人的重重包围。

被这么多敌人如此紧逼,小熠的脸色,逐渐涌上了冰寒之色,横跨一步挡在了小野的面前,澎湃的青色气流,吹拂得他一头黑色短发摇晃起来。

 “本来不想发挥实力的,既然你们如此步步紧逼,那么,就别想轻易离开这里了!”

本章主笔:小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