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双界之龙 第十一章

2020/8/17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716 人浏览

第十一章

“呼——”
释放出体外的气流,只是眨眼间的工夫,便是化为了一道青色龙卷,如同怒龙一般舞动着身躯,狂风呼啸之声,在这片被封锁的森林中,回荡而起。
无数树枝和树叶,被龙卷的吸力拉扯而下,残枝败叶漫天飞舞,就连那些黑峰和血冥门之人,竭尽全力才能勉强维持住身形,抵抗着来自龙卷的吸力。
“形元释放!”
见识到如此规模的龙卷,花郎顿时收敛起一丝轻视之心,毫不犹豫地释放了形元。一层透明色的光泽,从体表浮现而出,赫然是无属性的形元。
与此同时,从他的背后,伸出了两只透明的双臂,同样是握着两把刀,与自己粗壮的手臂一般无二。形元一经释放,他原本平稳的气息,快速涨动起来,就连原来的两只双臂,仿佛都膨胀了一圈似的。
无属性形元,不同于其它的属性形元,可以往任何的方向发展。而花郎的形元,召唤后则是强化肢体,增强力量一类的。光是这种无属性形元的气息,就已经大大的超过了血洪的暗影形元,可见黑峰的实力。
花郎身后的数道身影,同样是释放出了形元,也都是无属性形元。虽然气息比起花郎要弱上不少,但他们站位整齐,步调一致,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血洪冷漠地一挥手,尚还有余力的手下,也是缓缓地手持武器包围过来。但碍于之前小熠施展出的实力,却不敢靠得太前,只能稍远一些的站着。
“龙卷风刃!”
暴喝声落下的刹那,吸力消失,在庞大龙卷风的表面,闪耀起一道道璀璨夺目的青光,犹如夜空中亮起的星辰。当光芒耀眼到极致之时,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声响,无数密集的锐利风刃,向着四周攒射而开!
青色的风刃所过之处,树叶和树枝被轻易地切开,断口处光滑平整,可见其锋利程度。下一刻,周围飞溅起数抹猩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每一道风刃的刃边,丝毫不逊色于刀刃,自然不是任何人能够抵挡的。只是片刻的工夫,血冥门的人便受创惨重,更是有人全身鲜血淋漓,倒地奄奄一息。
“该死的小鬼!”血洪看到手下一个个重伤,不由得怒吼出声,但面对这种密集的攻击,自己也只能竭力抵挡,没法空出手来救援自己的手下,就连血涛都吓得躲到了一棵较粗的树干之后,连头都不敢露。
唯一能与小熠抗衡的,便是花郎和他的数个手下,他四只粗壮的手臂,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刀,将朝向自己袭来的风刃尽数弹开,而自己也逐渐接近着龙卷。而他的手下虽然能挡下,但也一副手忙脚乱的模样。
身处龙卷之中的小熠,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手掌在身前缓缓一挥,风刃发射的方向集中起来,大部分都招呼到了花郎的位置,显然是想格外照顾一下他,至于其他的人,十几道风刃,足以让他们狼狈了。
“小鬼,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要是今天不亲手擒下你,我还如何在黑峰立足?!”被不过八岁的小孩子逼得这么紧,花郎顿感奇耻大辱,右脚在地上重重跺下。
四只粗壮的手臂,在同一时刻高抬而起,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原本背后伸出的两只手臂消失,而在花郎的头顶上,一只巨型的能量手臂浮现而出,握着一柄足有数米长的大刀,气息在此刻陡然暴涨!
召唤出这只巨型手臂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花郎嘴角扬起一抹狞笑,大刀的刀身之上,亮起宛如金属般锃亮的光泽,而后朝着身前的龙卷狠狠砍下!
“能量重砍!”
淡淡地瞥了一眼花郎的攻击,小熠手掌再挥,龙卷风的一边光泽亮起,无数风刃铺天盖地而出,如同一条青色的洪流一般,倾泻到那刀身之上。
“叮叮叮叮叮——”
金属般的碰撞声,密密麻麻地响起,在如此数量的风刃压制下,大刀挥落的速度明显变慢了下来。明显小熠的实力,明显地在花郎之上。
攻击这么快就被遏制,花郎心中一惊,但随即,眼中闪过森冷的杀意。手掌伸到怀中,掏出了一颗铁灰色的铁球,约莫两倍巴掌大小,通体遍布着极其怪异的细小纹路,在其顶端的位置,竖立着细长型尖锐的尖端。
将那尖端对准小熠的位置,花郎在其中注入一股形元之力后,猛然投掷而出。距离龙卷还有一定距离时,铁球骤然间爆开,无数手指粗细的黑色针状物,悄无声息地划破空气,无规则地朝着龙卷扑去。
“黑冥针?!”神圣探测一直开启,小熠自然也探测到了那无数手指粗细的针,不禁惊呼一声,漆黑色的尖端,覆盖着蓝汪汪的色泽,显然是拥有剧毒的。
双手不断地在身前挥舞,一层又一层的青色气流,将身前包裹地严严实实。小熠似乎对这黑冥针很是忌惮,直接开启了风属性的强力防御。
漫天的黑冥针,拥有着不俗的穿透力,虽然被气流阻拦而下,但依旧突破了一两层防御。有不少落在草地上时,嫩草迅速地化为了黑水融解,这要是落在身体上的话,恐怕那一片血肉,都逃不掉被腐蚀的结局。
就在小熠施展防御的时候,花郎眼中杀意闪烁,形元之力悄然运起,手指朝着半空微微一抬,有数根黑冥针,在他的控制下绕到了小熠的侧面,而后化为数抹纤细的黑光,直取小熠的脖子而去!
“糟了!”黑冥针突然爆发的速度,让小熠瞳孔猛地一缩,连神圣探测都没有提前捕捉到运动轨迹,心念一动,一道青色气流从体内飞快地冲出,与那些黑冥针撞在了一起,针影顿时四散纷飞。
虽然击飞了数根黑冥针,但依然有不少,突破了小熠情急之下释放的气流。近在咫尺之下,眼看着距离自己只有数米,已经来不及再释放气流了!
“小熠!”早已看在眼里的小野,在气流没有完全击散黑冥针的瞬间,就已经催动起了形元。
白炽色的火焰升腾而起,外套燃为灰烬,露出了其下稚嫩的面孔。小野毫不犹豫地向前跨出了一步,伸开双臂,将自己的身前,迎向了那数根黑冥针!
“不要……”眼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正是小野的时候,小熠刚欲急呼出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声音,彻底地切断在了喉咙之中。
“噗噗噗……”一阵奇诡的声音,让小熠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他听得出来,那正是肉体穿破的声音。与此同时,小野的身体微微一颤,全身白炽色的火焰熄灭,无力地晃动了几下后,向后倒在了小熠的怀中。
“小野!”笼罩在身上的巨大龙卷,很快便是消失而去,小熠悲呼一声,将小野紧紧地抱住。
在他的胸口上,出现了数道细密的血洞,鲜血不断地流淌着,染红了身前白色的毛发,一缕缕蓝色的轻烟,从血洞之中升起,明显是那剧毒产生的烟雾。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小野的胸前,已经被黑冥针附带的毒素,给染成了黑色。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抹黑色还在不断地扩散,剧毒无比。若不是烈焰形元稍作阻拦,恐怕黑冥针就径直地深入体内,刺破内腑了。
“小熠……你没事吧……”微微地抬起头来,小野半睁着双眸问道,从他的嘴角处,一缕鲜血正流淌而下,看样子那几道黑冥针,造成的伤势并不轻。
“小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体质要比你强,即便中了黑冥针,也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伤势啊,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下啊!”小熠有些责问地说道。
“呵呵,小熠,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我的伙伴啊,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伤呢?”小野微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受了重创后该有的表情。
听到小野的话,小熠顿时就呆住了,眼中有晶莹的泪水在打着转,虽然很不想让它流出,忍了忍最后还是有一滴泪,滴在了小野的苍白的脸颊上。
手掌轻抚在小野的胸口上,小熠的眼中,开始浮现出金色光芒。一层同色的光芒,在掌心处蔓延开来,说也奇怪,从伤口处冒出的烟雾,触碰到这层金芒时,就如同残雪般消融了,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
“哼哼,你当你是谁,就凭你也想解除黑冥针的黑冥毒吗?痴人说梦,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花郎的嘲笑声还未完全说出,便看到小野胸前的黑色,正以惊人的速度消退着,没过多久便彻底消失了。
“这不可能?!”花郎眼看着小熠融解了毒素,直接是喊了出来,黑冥毒霸道无比,中毒者只要十分钟没有解药,就会全身溃烂而死。解药连他们黑峰的人都没有,这么快就解了毒,这个小鬼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五指微微卷曲,手掌缓缓地一招,一股吸力猛地传出,将那些黑冥针全部吸纳而出,然后将其一把捏碎。做完这一切,小熠的眼中,开始有着猩红浮现。
“接下来,交给我吧,小野你好好休息。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了。”小熠轻声道,小野感觉到他内心中涌动的杀意,也不再劝说,只是点了点头。
将小野缓缓地放下,小熠抬起头来时,眼中的猩红已经蔓延而开,如同血海一般。原本青色的气流,从脚下升起时,竟然呈现为血红之色。
看到小熠仿佛恶魔般的双眸,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深深的心悸感,就连花郎和血洪这等实力,都感到了恐惧感,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其他人更是双腿发软,连站立力气都不存在了一般。
庞大的血色旋风,只是瞬间的工夫,就从小熠的脚下升起,如同巨蟒狂舞,宛如野兽般的低吼,从他的喉咙中传出,如同从无尽深渊传出一般!
“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安然离开!”
血红色的旋风柱,整体呈现为圆柱形,暴虐的气流如同巨大的绞肉机,被卷入其中的树枝和树叶,甚至是树干,不再是破碎开来,而是瞬间化为齑粉飘散。
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渲染上了一层血色,花郎的眼中满是惊骇,他明白这种程度的技能,自己是绝对无法抵挡的,这个小鬼究竟是何方神圣,唯一能想到与之抗衡的,在黑峰中,除了黑峰王之外,只有黑峰王将了。
此时此刻,不仅是花郎,就连血洪都萌生出了退去的想法,但问题是,迷光阵持续时间是半个时辰,在这段时间内,除非是特殊的精神攻击,否则任何人和攻击,都无法突破而出,只能被逆转而回。
而这种特殊的攻击,他们根本没一点头绪,完全没想到,本来想布置的迷光阵,是用来限制小熠和小野的,结果到了最后,反而是成为了自己的绊脚石。
“血风极刃!”
双臂缠绕上血色气流,小熠眼中戾气闪动,以玄奥的轨迹挥动起来。手掌收至胸口前时,一掌狠狠隔空拍出,那庞大的血色旋风柱,轰然崩溃!
血红色的风刃,在旋风柱崩溃的一刹,凭空成型,犹如被鲜血浸染一般,鲜红得令人心寒,化为一道道血光,撕裂空气,朝着四面八方暴射而出!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在这里此起彼伏的响起,血风刃不同于青色风刃,并不是任何人能抵挡的,就算是坚硬的岩石,都能轻易地切割开来,更何况肉身。
转眼间,风刃掠过之处,都溅起大蓬的鲜血,血冥门的人死伤大半,就连花郎带来的手下,一个个都是身受重伤,浓郁的血腥味,顿时间弥漫开来。
“该死的小鬼!”眼看着血冥门死伤惨重,血洪几欲发疯,与花郎相互对视一眼后,来到了他的身边。面对现在的这种情况,唯有联手,才能博得那一线生机!
“若是不亲手宰了你,我还有什么脸面,来做这个血冥门之主?!”在这种危机下,加上血冥门损失惨重,血洪将自己的暗影形元尽数爆发,暗黑色的形元之力,如同黑色的火焰一般,从血洪的身体表面升起。
花郎则是低喝一声,一层白色的光焰腾起,身后的两只能量双臂,再次膨胀一圈,就连肌肉和青筋的纹路都清晰可见,似乎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暗影爆发!”血洪咆哮出声,双掌同时向前狠狠拍出,一道直径足有三米的暗黑色的能量波,直奔小熠而去,所过之处,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泥土上残留着的黑色,不断地向下侵蚀着。
“重力巨刃!”花郎的声音,仿佛是压抑了许久,双臂高举,两只能量手臂连同刀一起融合,下一刻,一柄巨型刀刃横空出世,刃身金属寒光流转着,朝着小熠猛然劈下,连空气都一分为二。
两名强者同时尽数爆发形元之力,那力量绝对是可怕的,血风刃竟然无法阻拦分毫,全部被弹飞开来。见到这一幕,花郎和血洪的眼中,陡然浮现一抹狂喜。
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力气,坐起身来的小野,正巧看到两股强悍的攻击袭来,顿时面色发白,旋即咬咬牙身体靠在了小熠的腿上。他相信,小熠是绝不会输的。
“哈哈,小鬼,就算你实力再强,怎能抵挡两名强者的全力一击!连那个白狼,等你死后,我们黑峰会格外‘照顾’他的!”花郎大声狞笑道,眼中的杀意再升,他仿佛能看到,小熠被击杀当场,血流遍地的惨状。
“这就是与我血冥门作对的下场!还有那只白狼,我也会让他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折磨的痛苦!若不是黑峰需要,本门主就让他哀嚎三天三夜!”血洪同样是冷笑出声,暗影形元之力,爆发地愈发强烈。
原本还准备出手的小熠,听到花郎和血洪的话语后,心中的暴戾,陡然暴涨到难以压制的地步,双眸之中的血红色,简直要涌出一般!
一股股细小的血色气流,涌上了双眼,在双眸的周围凝成了诡异的花纹,而在眼角处,黑红色的图案舒展开来,风旋阵阵,犹如一双恶魔之眼!
“你们敢伤小野,那就……去死吧!!!”
双眸缓缓闭上,就在双重攻击近在咫尺时,小熠陡然睁开双眼,两道尖锥型的血色光线,悄然无息地喷吐而出,这一刻,腥风阵阵,杀气腾腾!
“风王极光!!!”
距离攻击最近的小野,受到莫名的波动影响,脑海中一阵翻腾,眼前的景象也是剧烈晃动,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没弄清楚之前的头晕目眩是什么情况。
而花郎和血洪,受到这股波动的影响是最大的,精神仿佛受到了震撼,体内的形元之力,竟然再也没法提聚一丝,释放的攻击竟然就此全部中断了。
两道血红色光线,经过之处,在空气中残留下了红色的痕迹,而在与那双重攻击碰撞的一刹,后者竟然被刺穿开来,威能迅速减退,而后便是彻底崩溃!
“这不可能?!”刀刃化为无数碎片崩碎,暗黑色的能量波被强行分成两半,花郎和血洪瞳孔猛然一缩,接下来便看到,在视野中逐渐放大的两束血色光线!
“轰——”
剧烈的爆炸声,带起漫天的血色烟雾,笼罩了这片区域。冲击波扩散而出,掀飞了无数树木,大片的泥土被炸开,数道身影被冲击力抛出,大片的鲜血挥洒而出,没有谁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被波及到的。
冲击波逐渐平息下去后,数十道生机尽失的身影,从半空中坠落而下,鲜血飞溅,将这片草地染成了噩梦般的场景,尚且还有些气息的人,则是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
就连血洪和花郎这等强者,都是全身浴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一击之力,瞬秒十数名实力不俗的强者,这要是传播开来,定然会引起一番轰动。
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爆鸣,从上空如同玻璃破碎般响起,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应该是那所谓的迷光阵,被小熠的攻击轰破了。
双眸周围的图案散去,冷冷地瞥了前方一眼,小熠默默地转过身去,将小野缓缓地抱起后,脚下青色的气流涌动,身影一闪,就带着他离开了这里。
一个时辰后,一则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天枫城,在城外的不远处,发生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大战,血冥门包括门主和少门主在内的五十人,全部丧生,无一幸免。至此,并未发现有其他人的身影。
此消息一出,整个天枫城,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血冥门的实力众所周知,且不说天枫城之中,就算放在整个青水国,那都是有名的,当然,这个名是恶名。
血冥门内高手众多,光是拥有形元的,就比其他的普通势力多出十数之多。屹立了数百年之久的势力,还在那场大战中生存下来的,其底蕴想都不用想。
门主血洪的实力更是强悍,据传闻在很久以前,曾独自一人血洗过一处势力,但现在,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灭了,连始作俑者的情况,都不得而知。
不少人在纷纷猜测下手之人时,更多的则是对此事件深表痛快,毕竟血冥门行事风格霸道,只要与之作对的都会被暗中袭杀,早就得罪了不知道多少人和势力,而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说是罪有应得。
没过多长时间,血冥门的所在地,便是被众多势力之人暗中蜂拥而入,宛如强盗一般,疯狂地分割抢夺着血冥门的财物,有价值的东西几乎被哄抢一空。
剩下的一些门内之人,早就听闻了关于自己势力的消息,一时间面面相觑,想到平日里血冥门的所作所为,无奈之下,早就全部提前脚底下抹油跑路了。
这样一来,血冥门这个势力,不出一天的时间,将会永远的消失在了天枫城。谁也想不到,造成血冥门如此惨状的,竟然是一个不过八岁的小男孩。
在一处粗大的树干之下,小熠收回按在小野胸口上泛着金光的手掌,不禁松了口气。小野胸口上的血洞,基本上已经消失愈合了,只是还残留着细微的痛感。
小野的脸色比起之前,已经好看了很多,也不知小熠手掌上的金光是什么力量,已经不止一次使用过了,不管是外伤还是内伤,甚至是毒,治愈效果都很强悍。
“小野,已经没什么不舒服的了吧?”小熠蹲在小野的面前,目光在他胸口上来回地扫动着。
“嗯,只是胸口还有些闷,没什么了。”小野点了点头,想起刚才的大战,就忍不住开口问道,“小熠,那些黑峰和血冥门的人,你不会全都杀了吧?”
说着话时,小野不敢把目光看过去,那一片血腥的场景,还是他头一次接触到。要不是强忍着的话,还有小熠在一旁陪着,恐怕就就要直接吐出来了。
“血冥门的人被我全部扫清了,只不过黑峰的那几个,应该没那么容易死。”一提到他们,小熠的眼中冷意就上来了,“要不是顾忌把他们都杀了,黑峰王将可能会追查过来,留着他们的性命,也只是祸害。”
“小熠,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沉默了片刻后,小野才担忧地说道,“他们的目标是我,这一次没有得手,万一下一次黑峰王将亲自出马的话……”
“哎,这也是个问题啊。”揉了揉额头,小熠显得有些烦躁,总是被暗中盯着的感觉,真的是一点都不好,再加上出手还有顾忌,这感觉就更差了。
伸出手拉了拉小熠的手掌,小野感觉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小熠,你教我战斗的方法吧,我不想再一直躲在你身后了。而且,我也想清楚了,单纯的善良,是没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的。而且实现我的梦想,不想只是依靠你的力量,我也想,与你一起战斗。”
有些惊讶地看着小野,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种话,一时间百感交集,欣慰地摸了摸小野的小脑袋。这个小家伙,经历这些事情后,终于长大了啊。
“战斗方法,我可以教你,但是关于形元的运用,只能你自己去领悟,外人是无法提供帮助的。我只能告诉你,要用你的心,去与形元沟通。形元是拥有自己的意识的,只要与它交谈,会得到你想要的。”
“沟通……”小野喃喃道,坐在那里愣了半晌后,才朝着小熠点了点头,仿佛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们先离开这里,防止有其他黑峰的家伙注意到,而且天枫城和牧云村之间,隔着一座不小的山,想要翻越的话,需要不短的时间。”小熠轻声道。
小野答应了一声,随后伸出双臂,冲着小熠坏坏地一笑。见状,小熠无奈地一笑,背朝着他蹲下了身子,感觉到小野的双臂,搭上自己的肩膀后,双手轻轻地一托他的大腿,很轻松地就把他背了起来。
虽然小熠的身高,比起小野要矮上一个头,这么背着看上去还有些滑稽,但他们两个却丝毫不顾。因为,不管是小熠还是小野,都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下意识地把这种感觉,当做了兄弟之间的感情,毕竟他们小熠和小野,在一起生活了十年,这种感情,难以言喻。
……
“嘭!”
听着手下的汇报,夜罗一巴掌,直接把椅背给拍碎了:“花郎带着十名手下,和那血冥门的联手,竟然都没用得手,还全都被打成了重伤?!”
看着夜罗接近暴走的模样,那负责传令的人,全身都在筛糠着,生怕一巴掌拍到自己身上:“是……是的,大人,据说那个小鬼的疾风形元,实力极其强大,恐怕已经拥有了接近王将的实力,他们阻拦不住。”
双眼微眯着盯着他许久,夜罗感觉是消了气似的,脸上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还真是有趣,那个小鬼应该只有八岁吧,竟然有这般实力,连花郎和血冥门的那些家伙联手都打不过,不过,胆敢触犯我们黑峰的……”
夜罗面露若有所思之色,旋即缓缓地从王座上站起,淡淡地说道:“让花郎他们老实养伤,我倒要看看,这个小鬼实力究竟如何,敢对我们黑峰的人动手。”
“我会去通知霜天域的域主,让他带人暗中去抓捕他们,疾风形元吗?我倒要看看,能翻出多大的浪!哼,要不是怕将神门察觉,哪还用这么麻烦……”
“追寻帝印守护者固然重要,但是为了实现王的目标,任何不安的因素,都要清楚掉呢。那只白狼必须抓回来,而至于那个小鬼,不管他的背后是何等势力,给他的只有两条路,臣服,亦或是死亡。”
听得此话,那传令之人连忙应是,随后退了出去。夜罗森然一笑,五颗暗紫色的球体闪现而出,一蓬黑雾从脚下升起,当烟雾散去时,他的身影也消失而去。
……
一天后,当小熠带着小野,走下了崎岖的山路时,眼前出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富有生机的绿色,小熠的心中满是感叹。
小野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还是这里好啊,霜凌村那种整年的冰天雪地,实在是太压抑了,拉了拉小熠,好奇地问道:“小熠,穿过这片竹林,就是牧云村了吗?”
嘴角微微掀起,小熠的眼中,仿佛浮现出了许多景象:“是啊,当初我大概在牧云村,生活了三年吧。那里的人都很友好善良,而且照顾我的那一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
一提起村里的人,小野顿时就苦了脸:“小熠,要是你带我去的话,一看到我的话,恐怕又得赶我了,毕竟无论放在哪里,狼族一直都不受欢迎的啊。”
握住小野毛茸茸的手掌,小熠撇了撇嘴:“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谁敢瞧不起你的,毕竟当时,我在村里和大家相处得很好,大家都会相信我的。而且啊,最令我影响深刻的,还是村子里的那颗最高的树。”
“树?”小野捎了捎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呵呵,说是树,但一直以来,都没长一片叶子,虽然光秃秃的,因为众多树枝分叉,形成了很特殊的形状,很像一个巨大的鹿角。”小熠笑了笑说道。
“鹿角……那棵树有名字吗?”小野再次询问道。
“名字啊……虽然我知道,那棵树的真实名字,但我宁愿叫它另一个名字。因为在鹿爹的口中,它不仅仅是一棵树,更是一种,象征着的希望。”
“听鹿爹所说啊,只要在树下许下自己的心愿,待到这棵树,长满叶子的那天时,就会实现梦想。”
“那棵树的名字,被叫做,鹿神树。”

本章作者:小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