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霜雪千念

2020/8/17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790 人浏览

霜雪千念

冰霜覆,天地寒。

仿佛世间的一切,尽是白色。

霜雪冰坛,游离于空间中,一处奇异之所。

已死之人的内心,有一丝执念尚存时,其灵魂会脱离轮回,暂时地附于冰坛中。

时机成熟,则是现世之时,待到时间流逝到尽头,进入虚无的长河之中,迎接下一次的轮回。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传闻,在众多人眼中,毫无根据的传闻。因为自古到今,并没有谁,亲眼目睹过那奇特之地,宛如只是空穴来风的想象。

久而久之,有关霜雪冰坛的传说,就埋藏在遥远的记忆之中,几百年来,无人问津。

牧云村。

漫天大雪,人迹罕至。

一道身着淡绿色长衫的倩影,从木屋之中缓步走出,行至门前时停下步伐,静静伫立。

不时掠过的寒风,吹拂起她那头苍白的长发,似水的眼眸中,透露着不争世俗的淡然和温柔。

只是,在那眸子的最深处,还隐藏着一丝深沉的忧伤。一声复杂的轻叹后,女子转过身来,望着如巨型鹿角般白雪皑皑的树木,沉默不语。

 “你个傻子,莽了一辈子,连最后,都是这样……”女子微微一笑,仿佛天地都黯然失色,眼角间,却是有着晶莹的泪珠,浮现而出。

 “鹿娘。”轻轻的呼唤声传来,女子看着走来的两道小身影,温柔地说道,“小野,小鹿,赶紧回屋待着,外面很冷,别冻着了。”

 “娘,还在想爹吗……”鹿哥轻声说道,不知不觉,眼中同样有着哀伤涌出。光阴似箭,已经整整三年,但亲人逝去的悲痛,依旧无法散去。

 “鹿爹……”一提及这个名字,小野鼻尖一酸,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三年前,鹿爹为保护自己,与恶徒同归于尽的一幕,至今仍记忆犹新。

仿佛是触动到了心中最柔软的一处,摸了摸小野的小脑袋,鹿娘转过头来,一滴眼泪,顺着白皙的面颊,缓缓地滑落而下。

在那一夜,一头青丝,化为银发,芳华也流去大半。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时间不断地冲刷,也淡不去这份沁入心底的思念。

纯白的雪花,白了整片天地,也寒了心的世界。

大雪。

今日的风雪,比之前的任何一天,都凶猛了数倍不止。狂风夹杂着雪花,如怒龙般不间断地呼啸着,好似不卷起整片土地,就誓不罢休一般。

巨木下的木屋前,那道面带淡淡忧伤的身影,如往日一般,眺望着远方。身后的两道小身影,安静地站在一旁,也并未出言打扰。

四周唯有寒风呼啸,仿佛沉浸在一人的世界,这般缄默了片刻后,他们的思绪,好似被某种奇异的力量牵引而住,眼前的视野,逐渐模糊。

一座被重重寒冰包裹着的祭坛,依稀间在视线中浮现。在正中央的圆形地面,铭刻着难以言喻的特殊图案上,似乎有一道模糊且熟悉的影子……

待到回过神来,眼前恢复了原状,此时此刻,风雪已然变小,之前的暴风雪,如不存在般。

 “鹿娘,刚刚的影子,真的是……”小野激动地问道,但语气中又有些不确定的意味。

 “娘,真的是爹吗?可是……”鹿哥一怔,有些不知所措,鹿爹已经离开了三年,但之前的景象,却给人一种极为真实的感觉,好像并非是虚妄。

 “是他。”鹿娘轻声说道,旋即展颜一笑,恍若天仙下凡,足以令百花失色。视线微转,望着面前莫名波动的空间,伸出了纤纤玉指。

随着这一指的落下,原本只有手掌大小的波动,顷刻间扩张开来,将他们笼罩而入。周围的景象飞速变化着,如同身处轮回一般。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熟悉的村落不再,取而代之是被冰雪覆盖的山巅。远处则是冰雾缭绕的云海,这里似乎与世隔绝,好似想象中的桃源之境。

此处的温度偏低,阵阵寒意袭来,呼出一口气时,都能看到淡淡的白烟,与牧云村的天气差别太大。小野和鹿哥都拉紧了衣服,鹿娘也是轻蹙起了眉头。

而在离他们的不远处,正是映在脑海之中,那座寒冰祭坛。刻在六根巨大的石柱上,古朴厚重的纹路,隐隐间透露出一股无形的威严。

 “娘,这里是……”鹿哥疑惑地望着四周。

 “家中的一本古籍模糊记载过,当已逝之人留有执念,与生者产生某种相似的强烈呼应时,大雪节气之时,霜雪冰坛所处的空间,会现身世间。”

鹿娘轻声说道:“只是……从古到今,霜雪冰坛,只出现过一次,真正现世的条件,尚不得知,因此很少有人,知道此地的情况,就算是将神门,应当也……”

话音未落,原本毫无动静的霜雪冰坛,六根石柱的纹路上,纯白之色开始攀爬而上。

当纹路完全填满的瞬间,六道纤细的光束,从石柱之顶缓慢射出,最终汇聚向了祭坛的中心。地面上极为复杂的古老图案,在聚集那刻同时亮起。

流动着混沌色彩的光柱,从地面猛然升起,冲到祭坛的顶端时,再化为六道光束,回到石柱的底部,这般如此,形成了某种能量循环一般。

光柱成型之时,一道细微的脚步声,突兀地响起。声音虽小,但传入耳中时,却让他们的心,不知为何加速跳动起来,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光柱。

只是一次呼吸的时间,一道略显虚幻的身影,穿过混沌色的表面,从光柱之中缓步踏出。

他的身材并不算高大,但其眉宇间,透露着难以掩饰的英气,宽阔的肩膀,给人一种很有依靠的感觉,微笑着看着不远处的三人。

 “鹿……鹿爹……”小野张了张嘴,声音颤抖着,鹿哥也是同样如此。尽管之前通过鹿娘的话,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但眼前的一幕,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而鹿娘,则是用手掌轻掩住了嘴唇,泪水已经充斥了整个眼眶。日思夜想的身影,就这么奇迹般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简直如同梦幻一般。

 “小鹿,小野,还有……”目光和蔼地望着两道小身影,再转向鹿娘的面庞时,眼中已满是柔和之色,喉咙里仿佛哽住了什么,已经说不下去了。

 “鹿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小野和鹿哥悲呼一声,狂奔了过去,飞也似的扑到了鹿爹的怀中,泪水如决堤般涌出,嚎啕大哭起来。

蹲下身来,伸出有力的双臂,将小野和鹿哥揽住,鹿爹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小野,真的,对不起……还有小鹿,没能好好陪着你们……”

小野把脑袋埋在鹿爹的胸前,喏嚅着说道:“不,鹿爹,这不怪你,都是那个坏人的错……只是,我真的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啊!”

鹿哥的泪水,打湿了胸前的衣衫:“爹,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我们都知道,你明明身体就有伤,连自己都不顾了吗!”

摸了摸鹿哥的脑袋,鹿爹苦涩地说道:“那时,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为了不让小野受伤,我只能,这么做……”

鹿哥没有再说话,他也明白,那种危急的时候,真的别无他法了。和小野一样,紧靠在鹿爹的身上。这温暖的怀抱,是他们这三年间,梦寐以求的。

许久许久,小野和鹿哥的哭声才渐止,鹿爹拍了拍他们的后背,站起身,再次看向了那道倩影。两道分别了三年的目光,此刻终于对视在了一起。

注视着那张阔别已久,但依旧刚毅的面容,鹿娘的身躯猛地一颤,脸上鲜花般的笑容,顿时绽放而开,迈着有些不稳的步伐,来到了鹿爹的面前。

颤抖着伸出玉手,抚摸着鹿爹的脸庞,来回几次,生怕在自己眼前的,只是个幻象。但从掌心传来的温暖,却真切地告诉自己,他就在这里。

鹿娘内心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扑到鹿爹的怀中,抱住他那壮实的身躯,泪水喷薄而出。整整千余天的思念,终于,凝成了璀璨的结晶。

将鹿娘的娇躯搂住,鹿爹紧闭双眼,轻吸着那依旧熟悉的气息,眼角处,两行泪水,瞬间滑落。

轻风吹拂,雪花飞扬,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完全静止。这对离别了三年的爱人,在此刻,各自穿越了两界阴阳的界限,在这时间的边缘相遇。

 “对不起……”良久,鹿爹充满歉意,又包含着浓浓不舍的声音,缓缓地传来。

鹿娘轻轻地摇了摇头,这般相聚,原本藏在心中的千言万语,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紧贴着宽阔且充溢了安全的怀抱,俏脸之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见此情景,小野和鹿哥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是有着喜色浮现,他们一家,终于能团聚了。有了鹿爹,这个家,才是真正的家。

然而,就当这个想法,闪过心中的刹那,支撑起整座霜雪冰坛的六根石柱,开始了细微的震动。一股诡异的光芒,在混沌光柱中闪烁不定。

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的鹿爹,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眼中顿时闪过一抹黯淡之色。这个时候……还是到来了吗?真想让时间,就此凝固在这一刻啊。

心中陡然涌现不安的感觉,鹿娘惊愕地抬起头,发觉鹿爹的身体,竟是愈加地虚幻起来。而眼角的余光,瞥到那六根石柱时,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鹿爹,你怎么了?”异状突生,小野和鹿哥惊呼一声,他们伸出的手掌,却感觉到减弱的温暖。

 “对不起,我的时间,看样子已经到了,真的很想,和你们在一起啊……”微微仰头,鹿爹长叹一声。

 “为什么?霜雪冰坛,不是能够召回逝者吗?”鹿哥不甘地问道,内心一下子被惶恐所占据。

 “我毕竟是已死之人,又是肉身凡胎,怎能穿越生与死的线。能够借助这座祭坛,再度与你们相遇,我已经很满足了。”鹿爹微笑着看着他们。

 “可是,鹿爹,为什么,我们为什么非要分离不可啊!”泪水再次溢出,小野啜泣道,“我真的,很想永远和鹿爹在一起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小野,听着,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曾经那个只会打闹哭泣的你了。牢记你的梦想,等到鹿神树开花那天,就会实现了。”鹿爹安慰道。

 “还有,小鹿,现在的你,是家里的小大人,已经能承担一些责任了。那次的事情,难保不会再发生,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保护好小野和你娘。”

鹿哥强忍悲痛,重重地点了点头,牵着鹿爹的手掌,泪水仍旧控制不住。小野抱着鹿爹的手臂,怎么也不肯放开,眼泪早已打湿了衣襟。

感受着怀中仅剩的温存,鹿娘面带泪水地看着鹿爹,眼中的柔情似水,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空间,波动不断地扩散开,景象皆是变得虚幻。

二者的身影,互相映在对方的眼瞳之中,宛如要记住永生永世一般。尽管空间开始排斥,视线在逐渐地模糊,但眼中的深情,丝毫不减。

冰雪之顶上,纵然寒冷如蚀骨之蛆般,也无法驱散,这好似春日暖阳下的情意。

当目光所及,完全地陷入黑暗时,恍惚间,花瓣纷飞,绿草茵茵。如冬去春来,站在蝴蝶舞动的花园中,他们的面容,褪去了成熟,一丝青涩,攀爬而上。

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天仙一般的容貌,掩口一笑间,动人心魄。而在她对面的身影,脸庞的线条刚毅,眉宇间有着坚定不移的自信。

几步上前,而后紧紧相拥,再也,不分彼此。

此刻,鹿爹那已经几近透明的身体,怦然溃散开来,化为无数晶莹的光点,被混沌光柱吸纳而入。唯有一声轻声的企盼,若有若无地传荡开来。

 “小野和小鹿,就拜托了。希望下辈子,我们能在一起,永不分离……”

愿记忆的时间,凝固在相遇那天,鲜花满山遍野,绿草芊芊,点缀着与你的相见。那一眼柔情似水,不枉此生,来此世间。奈何岁月太浅,只能匆匆离别,纵然时间跃迁,爱你的心,永恒不变。鹿神树上绽放的金叶,是对你不舍的留恋。若有来世,愿两心相连,恍若初见。

本章主笔:小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