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与牙

2021/2/21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689 人浏览

“……真的不疼么,鹿哥?”

小小野盯着鹿哥,鹿哥的头顶有两个绷带扎起的、发髻似的白色小包,看起来活像个丫鬟。明明很滑稽的样子,然而小野丝毫笑不出声,毕竟他清晰地记得方才发生了什么。

鹿哥换角了。

这已经不是鹿哥第一次换角了。相比起第一次换角时哭啼不止、让鹿娘安慰了许久,现在的鹿哥已经淡定了很多了。只见鹿娘一只手仗着鹿哥的脑袋,另一只手掌刀,对准鹿哥的角根部下刀。鹿哥闭眼坐着,眉头紧锁,紧咬着牙关,忍耐着头顶的刺痛,偶尔嘴角抽动,抿一口凉气。数刀之后,一只比巴掌略大的鹿角落在了鹿娘的手里。血,从角根的中空里流出,淌在鹿哥脸上。鹿娘简单给他擦了擦,便转战另一只鹿角,很快另一只角也脱落了。

擦血,包扎,鹿娘端着一盆染红的水,水里泡着刀和染血的毛巾,从房间里出来。

……这已经不是鹿哥第一次换角了,却是小小野第一次偷看了全过程。彼时,鹿哥明明已经洗干净脸了,但小小野的脑海里,不知为何,总是挥散不去鹿哥满脸鲜血的样子……回想起那个画面,小野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反倒比鹿哥还要害怕。

“疼还是有一点的。不过还好。”鹿哥很轻松的样子,“正常,习惯就好了。”

“干嘛要换角啊…..好吓人啊。”小小野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角是会长大的嘛。”眼前小小野哆嗦的样子引得鹿哥发笑,“只有这样,才能长出更大,更帅气的角啊!嘿嘿。”

“……就不能留着让它慢慢长么。”小小野嘟囔,“每年都割掉的话,反而会长得更慢吧。”

“额……好像有点道理啊。”鹿哥想了想,“反正,原来娘也是这样给爹换角的……”

小野一愣。

“鹿爹……”小小野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害怕之中多了几分悲伤,像是退潮的海岸,突然涌上苦涩的海水。

鹿爹走了,一年了。不会再回来了。

好几次小小野来到鹿爹离开的那片竹林,竹林依旧苍翠,地面的焦黑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青绿的草地。然而回忆却像梦魇一样缠绕撕扯,将他无数次拽回那一天,那一片火光之中……从那天起,只要提起鹿爹,心上的伤口就会开裂,久久不能愈合。

可能,永远都愈合不了吧。

小小野沉默了。鹿哥瞬间察觉到了他的心思。“小野……”

然而没等鹿哥开口,小小野的眼眶已经红了,毫无预兆的,小小野跑出了家门。“小野!”

……

小小野坐在鹿神树的枝丫上,尾巴垂在空中,眺望着天边。时近黄昏,天空显出暮色,晚风吹着小小野的脸颊,抚着他的毛发。

眼泪已经风干了,泪渍在脸上黏糊糊的。小小野随手擦了擦,把脸上的毛理顺。春天到了,风中的升温已经能感觉得到,将牧云村笼罩在一种奇妙的暖意中。大地显出些绿色,有的地方甚至开出了各色的小花。

鹿神树……今年能开花么?

看着光秃秃的鹿神树,小小野心里问着。他也不知道。没人知道。

会不会开花呢?什么时候开花呢?开花是什么样子呢?……

……

脚底下的响动打断了小野的思绪。小小野警惕的往下一瞥,意外地叫了起来。

“鹿,鹿哥!”

平时从来不到上面来的鹿哥,四肢并用,艰难地爬上了房顶,又扒上了树。树干很滑,加上鹿哥不很经常爬树,鹿哥在树底下尝试了许久都没爬上来。小小野忙伸出只爪子把鹿哥拉了上来。

……鹿哥坐在小小野身边,气喘吁吁,不经意间瞥了眼下面,害怕的收回了目光。“好高……别看别看别看……”

小小野往鹿哥身边靠了靠。“你不是恐高么,鹿哥?上来干嘛?”小小野煞是不解,鹿哥看起来比刚刚换角时还要害怕得多。

“……我,我,”鹿哥的声音都发抖了,“来陪你啊。”

“……哈?”

小小野蒙,突然赌气的别过头。“切,我才没事儿呢。”

“我在下面听见你哭了哦。”

“谁,谁哭了!”小小野脸红了,硬气地回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算!”

“……好吧。”鹿哥看着小小野的脸,明明泪渍都没擦干净。“话说回来,小野,又在想爹了?”

戳中了。小小野安静下来,低下头,沉默许久,“嗯。”

“嗯……小野肯定很伤心吧。”

“嗯。”

“唔……我也很想他。”鹿哥的语气缓和下来,“爹答应过我,等我的角长得比他大那天,就答应我去金沙国,学习机关术!”鹿哥的声音高了几度,充满了期待,“到时候,我也能做出像样的机关来,帮助大家干农活了!嘿嘿,那个时候,村民们肯定会很高兴的吧。”

小小野转过头,看着鹿哥,鹿哥的眼里满是憧憬的光。然后他又看到了鹿哥头顶的两个“发髻”,“可是,鹿爹已经走了……”

“以后肯定有机会去的。肯定。”鹿哥坚定地攥紧了拳头,“等我的角,长得足够威武的时候,就可以去金沙了!”

“那就别把角取下来呗。”

“旧角不去掉的话,新角怎么长得出来呢?”鹿哥笑笑,“就像叶子一样,每年都要掉,每年又要长啊。”

“……真麻烦,那有什么意思呢。”小小野撇撇嘴。“不掉不就好了。”

“那样的话,角就永远没法长大了。”鹿哥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总是舍不得过去,怎么能看得见未来呢。”

“过去……未来?”

“爹走了,确实很让人难过。”鹿哥继续,“但是总是沉湎在过去的悲伤里,看不到将来,是很可怕的,小野。”

“……可是,我真的很伤心啊。”

“换角也会痛啊。”鹿哥换了个姿势坐着,“不痛的话,怎么可能长大嘛。这是长大的代价啊。”

“……”

小小野若有所思,一会儿,神情舒展开来。

小野明白了。鹿哥看着小小野,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你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能长出比爹还要威风的角!”

“那,那我就要成为天下最帅气的狼!比鹿哥还要帅,比鹿爹还要高!”小小野笑了起来,兴奋地挥舞胳膊,伤心一扫而空 。

“诶诶别动别动!会掉下去的!”

远方竹海荡漾余波,被夕阳染成橙红。“哦对了,”鹿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拿出一块硬糖给小小野,“给,你爱吃的。”
“哇!麦芽糖!”小小野眼睛一下子亮了,“谢谢鹿哥!啊呜!……唔!!”
小小野猛地咬了一口,忽然表情扭曲地捂住嘴。鹿哥一惊,“怎么了小野?”

“唔……唔!”小小野疼痛地叫唤,嘴角淌出血来。鹿哥一下子就慌了,“啊?怎么回事?我看看!”

鹿哥拨开小野的手,掰开他的嘴,一个硬硬的东西掉在了他的手上。“这是……?”

一枚小小的、沾血的狼牙。

“呜……”小小野疼的合不拢嘴,鹿哥却笑了。“小野,你换牙了!”

“范(换)牙?还棱(能)长回来么?”小小野说话都漏风了。

“当然可以啦 !会长出更结实的牙的!”

“尖(真)的?太好了!呜,好后(痛)……”小小野捂住嘴。

“那就快下去漱个口吧!”

“唔……”

……

那一晚,鹿娘把鹿哥的角和小野的牙都装好,收了起来。夜晚,躺在床上 ,枕着装着狼牙的囊袋,小小野兴奋地睡不着觉。

以后肯定还会换更多的牙齿的。鹿哥也会换更多的角。

然后,会长出更锋利的牙齿,更帅气的角。

小野舔着落齿的空洞,那里有一小团软软的肉,突然,“嘶,痛……”

痛么?肯定会啦。不过,值得了,嘿嘿。

换角,换牙,怎么会不痛呢?

长大,怎么会不痛呢。

睡咯!

本文主笔:异次洪荒12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