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夜黎明序列】戏命师

2021/3/15 巨兵长城传 0 条评论 9,725 人浏览

这是一个人类的世界……

不,这不是…

无数年的繁衍,无数君王的更迭,伴随着的是生产工具的革新。原始社会、农奴、封建……这是他们的文明,独属于他们的文明。

人的外形,兽的尾耳,便是他们的显著特征,至于那些内在的,比如兽的能力,不用担心,他们会在生活中被慢慢的发掘出来。不过,也有些不同于常,这是当然的,他们被称为“全兽人”。他们失去隐匿人群的能力——这是显而易见的,浓密的毛发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会引人注目,但,相应得到的,却是兽人所没有的,来自他们祖先的能力。当然,更为特殊的那种,也是最有威力的一种,他们称之为“形元”。

“没有不好的能力,只有不会用的人”鹿市长如是说道。

确实……

华灯初上,中央剧院已是座无虚席,火焰的爆裂声、纸牌的翻动声、观众的惊呼声,是现实与认知的碰撞,亦是猎物与猎手的博弈……

两小时前……

中央治安局长——这个城市最高的执法机构的最高领导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位年轻人,西服、礼帽、手杖,当下年轻人最时髦的装扮。黑白相间的毛发、兽形的头颅无一例外地向我们证明着他的身份,全兽人。

“小野阁下,很抱歉打断您的休假”局长缓缓开口,“但这件事真的很紧迫,阁下应该听说过‘戏命师’,他已经杀死了十多个人了……上头一直催着我们抓住他。”

“我知道,不过,比在下优秀的干员可是多的很。”小野回答道。

“我们派出的干员全都失败了,无一例外,哪怕是一级探员。”局长将头又埋进了文件中,“你是追踪方面的专家,小野,这是我们最后的办法了,哪怕只能得到一点线索……”

“明白了,交给我吧。我还有表演要赶”

局长抬起头来,看到的只有小野推门离去的背影……

“现在的年轻人啊……”

一声清脆的响指响彻整个剧院,仿佛被剪断了的,所有的声响,所有的灯光,都在这一刻骤然消失。

“劳驾。”小野站起身来,走了出去,而就当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时,这平静的湖面,也被打破了。而那投入湖中的石子,是一个年轻人。虽然很疑惑为什么所有灯光突然熄灭,但出于礼仪,他依旧保持着沉默,而很多人都和他一样,当然,他是最倒霉的那个。

忽地,他感觉自己的袖筒有些潮湿,也有些粘稠,无奈于场地的黑暗,他举起了胳膊,扑面而来的气味也让他想到了什么。

是血……

惯用的做法,是自己得知的消息太过隐秘了么……

“既然没办法阻止,就只能想办法抓住了。”小野闭上了眼睛,当再次睁眼的时候,眼中整个世界,都变得的有些不同了,万物的组成不再是原子,而是由一种奇妙的物质——信息素。而这场面,是独属于犬类兽人,他们的乐园。

繁杂变为简单,曲折变为圆滑,无数的点、线、面经过不断的处理,逐渐归为不同的类别,又在认定中不断地被消去,只剩下了唯一的线。小野的嘴角微微扬起,他从不认为自己能一次性抓住目标,但,只要在每个小的回合上胜利,那么胜利的天平便会向自己倾斜过来。

“只是希望,没有什么没考虑到的重要事情。”

一步又一步,眼前的景象又忽而熟悉。

“气味陷阱……不对,从浓度来看,并不是绕了给圈子,难道……”

小野看了看四周,集中精神,却仍一无所获。

“看来,有那种的可能,也可能还有那种我最不想看见的能力。”小野喃喃道,顺着原路往回走去,却不知,阴影中,正有一双眼睛,在凝视着他。

“全兽人,呵呵,有趣。”

几分钟内,原本人声鼎沸的中央剧院已被清空,只剩下了那具尸体,还有所有周边的人。不得不说,这里的保全还是很有效率的。

“中央治安局一级探员。”小野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虽然带着惊讶,但出于职业素养,围着的保全很快让出了一条路来,“死者的身份?”

“从得到的证件来看是一个公司职员,长官。”一个保全说到,“死者的头被砍了下来,目前来看,旁边的几个人最有嫌疑。”

“先对他们进行搜查。”小野命令道,小心地避开地上的血,拿起了一旁的头颅,“不是刀具什么的,果然是‘戏命师’,那么,看来我最初的方向没错。”

随后,小野又将目光放在了死者的证件上。

“生产与长途运输联盟……”小野的目光凝重了起来,随后又在死者的衣内夹层中,发现了另一个重要的东西,一个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的东西——一枚金色的三角形胸针。

“没有任何管制器具,长官。”

“知道了,等治安局的人吧。”小野将胸针收好,快步离开,因为胸针的缘故,这件事,已经和开始的性质,不一样了。

现在必须要确认“戏命师”的目的,如果他的目标就是针对联盟成员的话,治安局的压力可就大了……

作为全科尔顿首屈一指的商业集团,不,或许用商业帝国来讲更加合适。他们由着无语伦比的庞大力量,可以说,科尔顿的领导者有两部分,一个是国家政府,另一个就是联盟……

而且,为什么戏命师胆敢和联盟做对,而对于联盟来说,这已经是一种羞辱了,别人在自己的大本营里啥自己的雇员还逍遥法外,一向重视公司声誉的生产与长途物流联盟来说怎么能忍得下,除非……

不对,好像有些不太对,敏锐的直觉让小野警觉起来,环顾四周,才突然发现不经意间自己已经走到了河边,而这本应热闹的地方,却空无一人。

陷阱!

狼的敏锐感觉让他拔出了杖剑,随后,金属相击的声音想起。忽地,小野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丝凉意,随即,白色的火焰燃起,仅是一瞬,便将他的物体笼罩。

“可恶,太被动了……”

白色的火焰突然爆开,环状地向外扩散,奔涌的热浪怒吼着,将所及之处尽皆点燃,但却忽地,如它产生时的气势,突兀的熄灭在远方的黑暗中。

“结界……果然,他拥有空间的能力。”

不知什么时候,地面上火焰范围变小了,而且,是一步步地缩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蚕食着……

“形元解放•涤”

小野并不打算跟敌人消耗,局势的被动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带来更多的危险,综合来看,破开目前的结界也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在现实世界,一切都要按着世界的法则,自己熟悉的法则来进行。

伴随着仗剑刺入地面,周遭的空气似乎被什么点燃了,白色的火焰瞬间在每个角落中同时爆燃。

咔,裂痕浮现,一条又是一条,最终如镜子般破裂成碎块。

“科尔顿塔天台……”

出层云之上,瞰万物皆小。这是人们对科尔顿塔的美誉,的确,作为本就高出其他城市一大截的中心城上的最高的综合体设施,说是全国最高自不为过。而这也为二人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战斗场。

燕尾服,高礼帽,白色面具,这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不过,在这身打扮下,隐藏一股危险的气息——敏锐的危险感知——这是在无数场战斗中练就的特殊能力。

“所以,你就是那个‘戏命师’?”小野说到。

“是,也不是,不过……明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他们竟然派出了全兽人,啧啧,看来,在背地里,这种歧视还是存在的啊……”

“呵,怎么能说是歧视呢?我这行儿就是这样,作为仅有七位的中安局一级探员,我们就没有不危险性的活儿,更何况,我可是一个‘杀手锏’呢。”

“好啊,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抓住我吧,哼哼。”

“形元解放•折”

在戏命师放出形元的那一刻,小野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就被剧烈的危机感代替,敏锐的直觉让小野迅速后跳。只见刚刚他所处的位置出现了一道道黑线,纵然隔着不短的距离,也能看出来刚才那招的威力,如果不跳开的话,自己可能就会被切碎……

“白炎十字杀”

白色火焰构成的十字刃向刚才的方向飞去,果不其然,戏命师轻易地就躲开了这招,不过,小野也并不指望这招有什么杀伤效果,因为真正的反击,还在后面。

“形元解放•魇语魔神”

白色的火焰燃起,渐渐地构成一个怪异的形状,随着空气的升温,火焰的形象也逐渐清晰,那是一个恶魔。恍惚间,二人所处的位置仿佛不是天台,而是地狱。

“呀,解放型继承,有意思……形元解放•乱空流”

斩开了火焰,而后却又被火焰包裹,反复之中,也终于到达了临界。

小野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同时,强烈的光明刺入他的眼睛,而伴随强烈的白光的,便是剧烈的疼痛……

“这是…哪里…”

光芒,透过层层叶片照射下来,眼前,再不是熟悉的街道,时间仿佛后退了,不再是由钢筋混凝土构成的,而是最本质的,由棕和绿构成的,真正的森林。

正逢傍晚,夕阳的掩映下,飞舞的金色树叶格外耀眼,一片又一片,上下舞动着。而再向远望,便能发现那巨大的,翅膀般展开的大树。

木叶如羽,蔚然成翼。

“等到鹿神树开花的那天,就能实现任何愿望。”

小野揉了揉眼,他不清楚这句骤然响起的话和眼前突然出现的金色虚影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总好像,在哪里听过……

忽地,金绿棕赤全都褪去了,只留下了一片白,一片冰冷的白。恍惚间,讶异的声音响起。

“麻醉师,病人术中苏醒,加大计量……”

“……”

第一缕阳光照透过窗帘洒在地上,悦耳的鸟叫声意味着今天又是一个难得的晴天。

等等……鸟叫……

小野缓缓坐起身来,自己家附近应该没有鸟才对,怎么回事……

模糊的形状变得清晰,眼前的景象也突然让小野明白了自己的位置——医院。

“好痛。”

背部的剧痛潮水般涌来,将小野所有的思绪全部拍翻。

“小野!你怎么起来……你终于醒了!”

几十分钟后……

门被打开了,局长摆着一副永不改变的表情走了进来:“小野……”

“先稍等。”小野眨了眨眼。

不一会,这个病房就只剩二人了。

“我觉得戏命师可能与GE有关。”

局长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你确定?你也知道,整个科尔顿都没什么人敢跟GE掰手腕。”

“我在这次剧院事件的死者身上找到了GE的胸针。”

“唉……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局长走到了窗前,说到,不过,他并没打算让小野选

“好消息是,你终于在昏迷的第7天醒来了,而且,这个发现对整个案情的推进有巨大帮助,更好的是,它或许能保住你。”局长顿了顿,“因为你的战斗破坏了科尔顿塔,虽然是塔顶,但是对于你来说也是不妙的,你也知道科尔顿塔对GE的重要。不过万幸的是,因为我的努力和你本身的病情,你能有更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只要你抓住了戏命师,那么一切的问题都不成问题了。不过,因为涉及了GE,牵扯到的利益链太多,我总有鞭长莫及的时候,你还是要小心些。”

几个月后……

自那次事件过后,戏命师这个名字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似乎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罢了,毕竟在某些灰色地区,命案只是家常便饭而已。

和往常一样,小野推开了家门,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戏命师就仿佛人间蒸发,也正因为此,案情的推进十分缓慢,只能再分析之前的案件,列文虎克般试着从有限的已知中找出更多的可能。

和往常一样,却又不一样,桌子上竟意外地摆着一封信。绝对不寻常,在科技这么发达的今天,谁还会用这最原始的方法传递信息呢?

小野伸出手来,白色的火焰燃起,将整个手部包裹,奇怪的是,这奇特的火焰却并没有像真正的火焰一样引燃任何东西——简单的力量外放而已。

小心地拆开信件,却愕然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陷阱,信的内容很简洁,只有一行日期,和一个地址。字迹不算公整,估计是用左手写的而无法辨认,倒是落款,清晰的三个字。

“戏命师。”

燕尾服,高帽子,白色面具,仔细回想,便知道他正是几个月前的那个魔术师,与其说是方便辩识,还不如说,他从没换过这身行头。

随着天台的门缓缓打开,时间也好像回到了几个月前。

“来了……”魔术师,啊不对,应该说是戏命师,扶着栏杆看着外边的景色,入夜了,彩色的霓虹将夜空点亮。

“冰冷与炙热的碰撞,理性和感性的交织,真是梦一般的景色……”他说道。

“你终于肯出现了吗……”小野说,“你应该很清楚,你自己的处境。”

“是啊,我很清楚,不只是我,我也很清楚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上次把这炸了,灰色伊甸(Gray Eden)应该很不高兴吧。”

“那你又是为什么要对他们的人下手,而且还来到这里,你难道真觉得他们是纸老虎么。”小野说到。

“可以说是吧,至少目前是。”戏命师耸耸肩,“你了解的并不全面,因为你的材料并不够多,但,当你知道的足够多了,你也就危险了啊。”

果然,联盟到纵容是有原因的,不过,正如他所说的,我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小野心想。

“至于我,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戏命师继续说到,“十四个罪恶的灵魂已下了地域。也没多难,对吧。”

不敢相信,从他轻松的神态来看仿佛这真的只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也只有了解情况的人,才会知道,这看似轻松的话语,到底有多难。

“中央治安局一级探员,小野。我不介意给你一点点材料,嘛,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很有趣。”他笑了笑,“我的代号是T-680472,名字是‘觉’。你也能看出来,我是从灰色伊甸出来的,至于我和他们的恩怨,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否则,他也会把你带入漩涡。”

“明白了。”小野说。

“你就不怀疑我说的到底有几成水分吗。”

“然而我选择相信你,虽然我不知道这信任的由来。”小野答道。

“还真是心大呢……”觉笑道。

几天后……

如果不是新闻,或许很多人都不会知道这件事,但,它之所以成为连续霸占头条的存在,便是因为这件事所关联的生产与长途物流联盟。

试想,作为国内顶尖公司,国中之国的存在,被杀死了十多个精英雇员,还让凶手逍遥法外,最后更是直接自首,可想而知……

不过,那些自诩无孔不入的记者,也只能挖到这些消息了,没人知道为什么戏命师在沉寂几个月后选择自首,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被抓住的,更没人知道戏命师的结果,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结束的太突兀。

至于更深的事情,GE更是闭口不言,相信不用多久,这事情也会慢慢淡去,人们仍正常的生活,世界仍按照之前的规律运行着。

戏命师的面具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交给那些想挖出大新闻的人来吧。

反正,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

真的……告一段落了吗……

作者:北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