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失去光的世界

2021/11/3 两点十分宣传组 0 条评论 9,752 人浏览

第一节 失去光的世界 “砰”的一记老拳直勾勾的捶在了年幼公狼的眼眉处,打得他一直步履蹒跚的一路退到了阴森小巷的砖墙上。 “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啊,崔蹩三儿!”一个脸上留着刀疤,满脸横肉的恶犬一把抓住了崔逸的衣领。“我好像跟你说过,每个星期来给老爷们送钱,还是说。。。”恶犬肆无忌惮的朝着崔逸露出了獠牙,慢慢逼近了崔逸“你觉得能躲得过去?” 崔逸抹了一把嘴角溢出的鲜血,睁着还没被鲜血浸染的右眼,冲着恶犬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狗。。。。狼哥,我这不是刚遇见你们嘛。。。。”说着从包里掏出了一把金闪闪的原型硬币。 “卧槽,还真的都是官铸。”狼哥一把夺过了崔逸手里的金币,和他带来的小混混们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这种下等城市的公民,能见到官铸硬币的机会少之又少,更何况这可是七八枚官铸硬币,要知道一枚民铸金币就是很多下等城市家庭一个月的口粮费,官铸金币可就更夸张了,这一枚官铸金币就能在钱庄换五枚民铸金币,这还是官铸金币充足的旺季,平时汇率更是夸张。 “哈哈哈哈,崔三儿,你这妓女的儿子果然还是有钱啊!啊?哈哈哈哈哈。。。”看着刀疤脸他们拿着钱扬长而去,崔逸恨恨的捏了捏拳头,他并不是恨刀疤脸他们对自己施加的种种暴行,他是恨老天不公,偏偏轮到自己的母亲是这种令人作呕的职业,他宁可家里一贫如洗,宁可食不果腹,也不愿在别人嘴里听到关于他母亲是妓女的事,钱没了他反而心头松了些,因为他嫌弃那些钱,脏。 崔逸的母亲崔可儿是全黑陨城乃至全黑峰国最有名的红楼头牌,当年某不知名的皇都人氏来到了这里和他的母亲生下来两个女儿和崔逸,但是没等崔逸出生,他们的父亲就带着他的二姐回到了皇都,一夜之间踪迹全无,不知道名什么,不知道姓什么,连长相都是经过易容的,崔逸只记得他六七岁时母亲还天天以泪洗面。 “喂,你tm不会又被苟建那个家伙打劫了吧?”一个富有磁性的女声叫住了垂头丧气往教室走的崔逸,崔逸一时间不敢回头去看说话的人,因为说话的人正是他的大姐崔璀,“她给的钱。。。。没了就没了吧。。。。”崔逸没回头,但是缓慢的脚步停了下来。 “你tm再给我说一遍?崔逸?“崔逸只觉得身体一轻,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扔飞了出去,咣的摔在地上”大姐头,大姐头消消气。。。。“从旁边冲上来三四个面露恐惧的学生,拉住了崔璀”崔逸!我再和你说一遍,钱你要不要无所谓,饿死你也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你再敢说咱娘半句坏话,我。。。。“崔逸被一直跟在崔璀身后的小跟班一脸苦笑的扶了起来。他一把甩开扶着他的手,像是丢了魂一样有一步没一步的走开了。 走廊里灯光昏暗,崔逸好几次几乎摔倒,这里的所有人都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一样,摸着黑前行。整个大陆在数百年前接连遭遇了两次巨大的灾难,先是全世界的海水突然变成了腐蚀性极强的血海,除了他们所生活的大陆之外,全世界的其他的放已经没有任何可疑容纳生物落脚的地方了,仿佛是这个世界决心要减绝他们一样,血海升腾出的血雾形成了浓浓的黑云彻底剥夺了他们重见天日的权利,自那之后,所有可以发光的光源都被政府严格管控着,一定程度上来说,光源是比金子更加值钱的硬通货。 远处,崔璀看着崔逸离开的身影长叹了一口气,他比崔逸大三岁,但是却比崔逸更早的步入了社会,现在的她早就过了那种会在意他人目光的年龄,但在崔逸那个年龄她也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对母亲的厌恶情绪,“二狗。”她叫了一声呆在身边的跟班“跟我去一趟苟建那。“说罢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狗哥,狗哥不好了,狗哥!“学校旁的一个小巷里一个小弟模样的小型犬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 ”什么糟了,坏了,不好了,还有叫我狼哥。“苟建脸色阴沉,一脚踢在了小弟的身上。小弟不敢反抗,趴在地上支支吾吾到”是。。。是狼哥,崔璀那个母老虎听说你抢她弟弟的钱,冲这边来了!“ ”你说真的?崔璀来了?“听到这话苟建一改刚才的满脸阴沉,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角”怎么样我现在看上去怎。。。怎么样。。。“一向横行霸道的苟建一听说崔璀要来,居然连话都说不明白了”额。。。很不错啊。。。。狼哥。。。“小弟上下打量着苟建,苟建一收起痞相,看上去就宛然是一个身高高挑,身材健壮样貌英俊的帅气学长了,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头发邋遢的不成样子,至于脸上的刀疤,完全就是给他徒增男子气概而已。 苟建摸了一把脑袋”头发。。。。对了头发。。。“苟建刚手忙脚乱的把头发抹成了一个比较干净的形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咆哮”苟建你给我滚出来!“ 崔璀在一堆小弟的簇拥下来到了苟建他们常聚的小巷,站在外面吼了一句”苟建你。。。。“第二句话音未落,苟建就大步流星的跑了出来”你。。。你这是去相亲吗?“崔璀一脸呆滞的看着难得衣冠整齐的苟建,一时忘了来的目的,但是她随即一皱眉头”不对,老娘警告你,你再敢动我弟弟,我就打烂你的狗脸。“苟建听了一点都没生气,倒是嘿嘿傻笑到”崔璀你要是答应我做我的女人,我不就不找你弟弟的事儿了吗。“崔璀脸皮扯了扯,这个苟建说的话完全驴唇不对马嘴,”你再给我扯皮。“崔璀说罢一拳锤在了苟建的前胸。 ”额唔!“恐怖到惊人的力度从崔璀这一拳展示的淋漓尽致,比她高两头的苟建竟然被锤飞出去了好几米,”下一次可就不是一拳这么简单了。“崔璀留下一句威胁的话,留着满脸享受的苟建呆坐再原地”嘿嘿,崔璀打我了啊。。。。“”狼哥好像不太对劲“”滚!都在这看啥?“ 当崔逸回到教室,发现平时吵闹至极的教室竟然无一人说话,他一走进教室所有人的目光便齐刷刷的看向了他,崔逸耸了耸肩也没在意低着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崔逸你知道吗。。。。咦?你脸上这是。。。”同桌的母狼凑过来兴致勃勃的想跟崔逸说点什么,结果就看到了崔逸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不由得皱起眉来。崔逸不想聊自己刚刚的悲惨经历,连忙打岔道“这是我刚刚不小心弄的,裴秋儿你刚刚想说什么?”崔逸这个一看上去就知道话超多的同桌叫裴秋儿,是城里有名大富商裴闵的女儿,但是裴秋儿的学习成绩差的离谱,老师便把他调到了学习成绩优异而且话比较少的崔逸身边,结果调过来之后裴秋儿的成绩不见上升,反而是崔逸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说到这个裴秋儿就满眼小星星的看着崔逸”教会从咱们年级形元学最好的五十名同学里面选取了五名要去做形元能力测试呢!“ 听了这话崔逸微微挑眉“直接选前五名不好吗?”崔逸的形元学一直在年纪稳居前三,但有些可惜的是第一名一直被一个叫奥罗拉的清水交换生霸占着,而且这个交换生平日都很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裴秋儿煞有介事的说到“那可不行,教会肯定是要选经文学成绩高的学生了,不然怎么挑选出对教会有用的学生呢?”其实这些话裴秋儿也是听其他同学说的,转头现学现用的教育崔逸了。 正在崔逸暗自点头的时候,一名高年级的学生会来到他们班的门口“狼科三班的崔逸来一下院长办公室。”全班一阵沸腾,虽然这种事每个学期都会发生,但是这种平时每天相处的同学突然变成了天选之子,对他们的冲击力还是很强的。 崔逸跟着快步离开的的学生会成员跑了出去“同学真是好运气啊,这一去无论是能否觉醒形元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学长一遍快步走着,一遍一脸羡慕的说到。“啊?要不能觉醒形元的话,我不是还得回来学校学习吗?”崔逸一脸疑惑的问道。 “就算是没法觉醒形元,教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他们有用的人才呢。”说着话,他们就已经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门前“就在这了,我还要回去复命你先过去吧。” 崔逸刚刚走过去,就看到了体态佝偻的校长带着另外四个人走了出来“来了吗。。。。正好。。。”校长慈眉善目的笑到。 “校长你不会是搞错了吧?”“哈哈哈哈对啊,这个妓女的女儿也配进教会?”“他不会因为不干净被教会赶出来把?”四个人的笑声好像一把把利刃,抵着崔逸的心脏,他的脸色也越发阴沉,拳头也紧紧的攥了起来。 “够了!”校长猛砸手杖喝止了几人的嘲笑,校长是个体态佝偻的老太太,但是说起话来却是声如洪钟,这一句呵斥吓得他们几个一哆嗦,就连崔逸也一脸惊恐的看着校长“如果你们再在这里磨蹭的话,错过了测试的时间,你们可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四名学生闻言立刻变得沉默不语,一个个不敢再说话了。 “家主大人,小少爷他进去教会里面了,我没法跟进去。。。”教会远处的树林里,一个身披风衣的身影在汇报着什么。 “去教会?他去教会干什么?”电话那头传出一个男人疑惑的声音。 “他。。。他好像要去做形元鉴定测试。。。”披风身影说。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猛拍桌子的声音“你和时清风赶紧过去,尽一切办法不能让他们知道他是我们时家的血脉!” “是是是。。。”披风身影和身边一个道士模样的中年人对视了一眼,转眼就不见了。
本文主笔:三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