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双界之龙第二十五章

2021/12/4 两点十分宣传组 0 条评论 9,746 人浏览

  九人在平原上不断地狂奔着,早已管不上周围有没有埋伏了,身后那恐怖的能量波动,一直在如影随形着。他们根本不敢放松丝毫,形元之力全都调动起来,不要命地跑动着。

小熠飞行在半空中,紧紧地追逐着,伴随着低沉的怒号,双手不断地挥舞着,风刃或是火球,在挥手时就凝聚完毕,朝着地面上就轰了下去,让他们颇为狼狈地躲避着。

在这种宛如地毯式轰炸的攻击下,还有着一些埋伏在此的队伍,运气不好的一些人,直接是被这无差别攻击,给直接炸飞了出去,吓得连忙躲到一边,不敢再接近过去。

冰流在后面远远地跟随着,刚刚小熠爆发的一幕,同样是惊骇到了他。不过他也不敢离得太近,更别说去劝解了,在理智有些不清楚的情况下,指不准连自己人都要被暴揍的。现在只能等他自己冷静下来了,不然谁过去谁就得倒霉。

这种追逐战,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数十分钟,小熠依旧在后面紧追不舍,风刃和火球攻击,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其中一人难以置信地说道:“已经连续攻击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形元之力为什么还没有枯竭的迹象?这怎么可能啊!”

 “不行啊,再这么跑下去,先别说精力消耗过大,我们的形元之力,就得先耗尽了!”跑在最后面的两人,因为他们的实力是九人中排最后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下来,大口的喘息着。

 “断·极刃!”

就在他们两人速度慢下的那一霎,一声暴喝从天际响起,尖锐的破空声陡然响起,就在下一刻,两道锋利的巨大风刃从天而降,狠狠地劈在了他们的脑袋上。一抹鲜血涌出的刹那,旋即银光涌动,将他们的身体包裹,给传送了出去。

一招送走两个人,剩下的七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脸庞几乎惨无人色,顾不上消耗不少的形元之力,一咬舌尖将其强行提聚起来,加速狂奔着。只不过随着电流屏障的缩小,他们能够逃跑的地方,注定只会越来越小。

他们也不是不想分散开来跑,但要是真的那样的话,更有可能被小熠逐个击破,如今报团在一起,突发情况还能一起应对下,还是有些安全感的,虽然这安全感,是相当地脆弱。

等到了最后一圈的电流屏障,要是在小熠的形元之力耗尽之前,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他们就真的成了砧板上的肉了。谁能想得到,以为十拿九稳的局面,变成了这副模样。

要不是受到林豹所允诺报酬的诱惑,根本就不会和他联手,这下好了,趟的水不仅是浑水,还弄得一身泥。除林豹外的六个人,都是恶狠狠地望着他,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真的想指责他一番,自己作死也就算了,还把他们都拖下了水。

隐隐地感觉到身后几道目光,林豹原本的神气早就消失殆尽,头皮也是一阵发麻,谁知道小熠发起火来,竟然这么可怕。他隐隐地感觉到,自己好像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林豹注定会因为自己,伤害了小野的行为,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熠的攻击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是越加的猛烈了,无数风刃和火球降临,如同小型的陨石阵一般,在密集的爆炸声中,碎石和泥土飞溅,无数树木被炸碎。

最后一圈电流屏障,已经开始缩小了,最后的几支队伍,也出现在了这附近。不过他们也不知是不是约好的,都没有和其他队伍战斗,而是不约而同地看向远处,望着被小熠撵得四处逃窜的林豹他们六个,面色都是相当地古怪。

其他队伍的成员,望见了这一幕后,心中都悄悄地替林豹那几人默哀了一下。这种密集的攻击,落在谁的身上,都绝不好受,也不知道是怎么惹到那小家伙了,被追杀得这么狼狈。

 “这个小熠,形元之力怎么这么厚啊,这么长时间了,攻击反倒还凌厉了?虽然被压制实力后,形元之力的量并不会变化,但这个也太……”吴鹰指着光幕,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要是在外界的话,小熠一旦不惜一切手段,疯狂发动进攻的话,连你都挡不住的。”雷将神淡笑道,果然还是小瞧了这个小家伙啊,不过也算林豹倒霉,触碰到了小熠的逆鳞。

 “呃,这也太强了吧,简直怪物啊……”吴鹰的脸庞滞了滞,自己可是半步将神的实力啊,那雷将神的意思,岂不是说小熠现在的真实实力,已经离半步将神有着不远的距离了吗?

 “放在那些远古种族中,这般实力都相当不错了,难以想象,要是再等一年的时间,他又会走到什么地步,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真的能触碰到将神的层次。”孔月灵颔首轻点。

 “小熠这小家伙啊,或许,早就是已经将神了吧……”雷将神不知怎么,飘出了这么一句,让吴鹰和孔月灵都是一怔,一脸茫然地对视一眼,都没听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紧盯着光幕之中暗红色的天空,明明并不在现场,可小豪都由衷地感到一股压力,这小家伙的脾气,跟当初一样,依旧暴躁啊,别看他对待自己的伙伴很温和,可一旦触碰到他的高压线,那真的是谁都拦不下来,不把人揍一顿誓不罢休。

牛昊早就已经看呆了,原本他还以为,自从发生过那件事情后,小豪完全是个喜怒无常的人,不过在考核之中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彻底刷新了他的三观,这简直是疯子啊。

小豪揉了揉额头,转头看向小野,此时的他,也是看得有些发呆:“你能交上小熠这么个伙伴,真的是几辈子的福气啊。想当初在族里,他的朋友虽然不算少,但总感觉他把自己的心封闭了起来,不过他在你的面前,似乎就会完全敞开了。”

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光幕,小野蔚蓝色的双眸中,荡漾着难以掩饰的柔和。那道宛如杀神般的小身影,在自己的眼中,根本没有丝毫的惧意。因为他,所做的,只是为了自己。

看着不远处,被小熠先轰出来的两个人,头顶上的伤口,虽然被孔月灵治愈了,但脸色却依旧跟见了鬼似的,眼中的恐惧难以掩饰,显然是被小熠的手段给吓怕了。

 “这家伙,有完没完啊?”其中一人尖声道,数分钟已经过去了,小熠的形元之力,仿佛无穷无尽。最后一圈电流屏障也缩完了,区域已经被限制在了并不算很大的区域里。

 “不行,再这么下去,都要坚持不住了,该死的……”林豹此时也是心急如焚,更是怒火大盛,他何时被追得这么狼狈过,却根本不敢还手。就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时,在视野的尽头处,依稀间看见一道正方形的绿色光柱,正屹立在那里。

 “安全区域!”七人都是惊呼一声,面庞上不约而同地涌现一抹惊喜,快马加鞭地赶了过去。只要待在安全区域中,凭借着它的防御力,就能抵挡小熠的攻击了,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至少先拦住他再说,不然全要倒霉。

虽然看上去安全区域并不近,但赶过去也只是十几秒的时间,绿色的透明区域,能量波动很是凝实,宛如坚不可摧,这也是他们把握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当他们全部进入其中后,入口没有感应到没有人进入后,便自动封闭了起来。

狂轰滥炸般的攻击,在他们进入后不久接踵而至,倾泻在安全区域的表面上时,只是泛起了浅浅的涟漪,随后便恢复了正常,不管小熠的攻击如何猛烈,连一丝痕迹都留不下。

安全区域的规定,只要里面有人在的话,除非是手动从中开启,不然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而见到小熠被挡在外面,终于停止了攻击,七人都松了口气,可他眼中的怒意依然不减。

 “呵呵,终于无计可施了吧?在这安全区域,你根本无能为力。你的形元之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吧?等到我们恢复了一些,集合七人之力,你必输无疑!”林豹冷笑着讥讽道。

 “够了你,别再激怒他了!你还有完没完?”听到林豹又是出言讽刺,其他的人皆是朝着他怒目而视,都是听了他的话,才落到这个地步,害得他们已经够惨的了,这嘴能不能歇下来?

 “既然是安全区域,再加上雷将神所解释的,定然能防御一切攻击,我们先好好恢复形元之力,他的消耗一定比我们大,等到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再联手,他一定抵挡不住。”有了安全区域,林豹说话的底气倒是足了许多,淡淡地笑道。

悬浮在半空之中,小熠望着那安全区域,再听着林豹的嘲讽,怒意更是大涨。黑色的火焰再度升腾,无与伦比的燃烧起来,腾起天空十数米之高,炽烈的热浪席卷而开,地面上的草地,在这种难以抵挡的温度下,逐渐地枯黄,直至焦黑。

缓缓地抬起一只手掌,半空上的黑炎,如锥形的漩涡旋转起来,而漩涡的底部,正是小熠的掌心之上。随着这般凝聚,小熠低声暴喝,手臂猛然一震,一丝丝黑色如液体状的能量,从毛发之下渗透出来,旋即向着四周分散开来。

在所有人以为能量会这么飘走之时,仿佛受到了某种特殊的召唤,诡异地倒缩而回,再次黏附在手臂上时,从肩膀处化为线条状的魔纹攀爬而下,将整只手臂覆盖而入。

也就在此时,手掌之上的漩涡,砰然间溃散开来,一只足有三米长度,通体散发着黑炎,充满厚重气息的长戟,显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此戟一现,安全区域中的七人,都真实地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感,林豹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

根本没有给所有人反应的时间,小熠隔空握着长戟,眼中血色涌动,五指微微一曲,长戟上的黑炎再一次暴涨,旋即手臂猛然挥动,身化一道尖锐的黑光,朝着安全区域暴射而出!

 “炎王方天戟!”

     “轰——”

宛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在这片区域回荡不止,澎湃的黑炎直冲天空,持续了数十秒都未能散去。蕴含着高温的热浪扩散开来,让周围隐藏的队伍,不得不催动形元之力护体。

以攻击点为中心,方圆数百平米的平原,全部化为了焦土,褐色的土地之上,还残留着黑炎在燃烧。原本生机盎然的平原,在小熠刚才一击之下,一部分生命力被轰得消逝而去。

天空之上弥漫着的暗红色,都被驱散了一些,小熠依旧悬浮在半空中,手掌面无表情地一挥,一股劲风涌出,将笼罩在安全区域中的黑炎,全部震散开来,露出了那正方形区域。

安全区域附近的地面,都被轰出了不小的坑洞,可想而知破坏力。尚在安全区域中的七人,早已是跌坐在地上,脸上流露着深深的恐惧,就连林豹都面露一丝惧色。谁也没想到,小熠竟然连安全区域都直接攻击,这到底是气到了什么程度。

视线在那空间壁上扫了扫,表面依旧光整无比,连一丝黑炎都没留在上面,而且似乎并没有什么破损的迹象,还是一如既往地固若金汤,林豹当下就松了口气,那张破嘴还是停不下来,微笑道:“看样子,你的攻击,还欠缺火候啊。”

 “你这张破嘴,信不信直接撕了?!”见到林豹还敢出言讽刺,其他的六人终于是要忍无可忍了,其中一人抬腿就欲踹他一脚,这人简直没脸没皮到了极点,破嘴整个停不下来。虽然这安全区域拦下了小熠的攻击,可他们一点都不感到安全。

 “这安全区域,防御力还是很可靠的,我们也没必要把他看得多么可怕,只是单纯的发泄怒火而已。攻击越多,形元之力消耗越大,我们也就更有机会。”林豹有些悻悻地说道。

 “信你屁话,你说的话,什么时候有用过?全都是在自欺欺人,我们当初选你合作,简直是瞎了眼!”一人忍不住怒吼道,其他的人也是纷纷附和道,这下林豹的人缘瞬间暴跌至冰点。

 “既然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你!”就当他们把矛头纷纷指向林豹时,一道宛如从地狱中传出的声音,在半空中轰隆响起。小熠手掌再举,这次足足有十道锥形的漩涡,在半空中飞速旋转,手臂上黑色的魔纹再次攀爬,黑炎猛然升腾!

没过多久,漩涡溃散后,十柄燃烧着黑炎的长戟,悬浮在了半空中。如此数量的攻击凝聚,恐怖的气势悄然散溢,压迫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这里的空间都在微微地颤动着。

此情此景一现,其他还在不远处看戏的队伍,在呆滞了片刻后,不要命地撒腿就跑,连忙远离了这个区域。一柄长戟落下就造成了这种破坏,十柄的话岂不是连大半个平原都要被毁了吗?要是离得太近惨遭池鱼,就真的倒血霉了。

冰流在这个时候,也退得远远的,身为冰冻形元,最大的克星就是烈焰形元。刚才那一击,自问自己无论如何,就算倾尽全力都挡不下来的。纵然他性格冰冷,此时也是面露惊异之色,十柄长戟落下,造成的威力必然是石破天惊。

看着小熠这种攻击架势,安全区域中的六人,面色瞬间惨白下来,疯狂地催动着形元之力护体,就连林豹都彻底地说不出话来。十倍的威力倾泻而下,这空间壁,还能挡住吗?

“你们,伤了小野,就彻彻底底地付出代价吧!”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小熠的眼中黑炎闪动,手臂猛然一挥,十柄长戟撕裂空间,夹杂着煊赫的气势,仿佛穿透整个天地一般,轰然落下!此时此刻,整个空间,都为之动荡!

 “十重·炎王方天戟!”

 “轰——”

宛如引爆了巨型的炸弹一般,整个空间都剧烈地摇晃起来,庞大的黑炎火柱暴冲天际。与此同时,一股炽热的黑炎火浪,将大半个平原都席卷而入,所过之处,无论是树木还是巨石,全部化为灰烬,而绿草茵茵的地面,也化为黑色的焦土。

飞沙走石,沙尘漫天,俨然一副天劫降临的场景,天空中也被黑色的火云笼罩大半,连阳光都很难照射而下。眼前的景象,让余下的所有队伍都是目瞪口呆,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这是一个新生弟子能做到的?他还是不是人啊?

而在擂台上的光幕,在这一刻也是尽数爆裂开来,显然是受到了强烈的波及。整个演武场再次陷入寂静,那黑炎爆发的一幕,以及小熠如同疯魔一般,拼命追赶的模样,深深地印在了所有人的心底,这种看上去老实的人,真的是惹不得啊。

 “竟然连光幕都破碎了,这种攻击强度,恐怕已经接近半步将神了吧?”雷将神沉吟道,“实力被压制,所以才能凝聚出如此的数量,从而代替此招应该有的一击吗?平常情况下,这显然是做不到的,呵呵,看似失去理智,其实是借势而为吧。”

 “啊?小熠这小家伙,愤怒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他仍然在控制的范围内?”吴鹰脸庞抽了抽,听他这么一说,倒的确看出了一点端倪。看似被怒火掩盖理智,但实际上攻击仍有章法。

 “他们,也出来了。”擂台之上,一阵耀眼的银光闪过,旋即七道身影浮现而出。他们的嘴角处,都在不断地流淌着鲜血,全身不仅一片焦黑,还在冒着一缕缕青烟,连毛发都被烧秃了大半。要是谁从远处看的话,指不准认为这是七块炭块。

问题最大的是,七人之中,有三人已经昏迷了过去,还有三人神色有些恍惚,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就连林豹的眼中,都掩饰不住那份惧意。看样子,小熠那惊天动地的一击,不仅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了伤害,就连他们的精神都造成了创伤。

孔月灵无奈摇头,似乎有些责怪小熠的下手,洁白如玉的手掌缓缓探出,接着伸出一根玉指,隔空轻轻点下,七道充满生机的绿光,从指尖处如阳光般掠下,落在了他们的身体上。

不出十秒钟的时间,对于他们七人而言,无论是体内还是体外的伤势,都已经完全地愈合了,连焦黑都驱散掉了,只是血迹还留在身上。不过即便如此,虽然伤势痊愈,但他们的内心,短时间内是无法好转的,毕竟他们才十三四岁而已。

如此狼狈的一幕,让台下的众人都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通。在光幕破碎之前,大家都亲眼看到,他们可都是躲进了安全区域啊,怎么还会被弄成这个样子?莫非是……

一道惊人的想法,陡然从脑海深处浮现,一张张脸庞顿时涌现一抹惊骇。也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在战斗发生的地方,十柄长戟轰击之处,安全区域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深坑,坑壁上还在滚落着沙土。

周围的所有队伍,在这一刻全都仿佛停止了思考,跟木头人似的僵在了那里,半天都没动弹一下。刚刚那雷霆一击,竟然连安全区域都……轰碎了?这要是多强大的攻击才能做到?

惊天一击将那七人全都轰了出去,小熠身上的疾风形元和烈焰形元,也都收回了体内,身形缓缓地落下地面。眼中的血色也是退去,默默地抬头扫视了一眼,所有队伍的人全都偏过头去,不敢与之对视。这惊若寒蝉的一幕,看上去颇为的滑稽。

见到小熠终于恢复了正常,冰流也缓缓地走了过来,但还是慎重地保持了一点距离,感觉不太放心。小熠听见身边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道:“这个名次,应该可以了吧?我想直接出去看看小野,接下来的前几名,我也没兴趣去争夺了。”

 “嗯,就这样吧。”冰流毫不犹豫答应了,粗略估计一下,他们怎么说也进了前五,这已经是非常好的名次了,对自己而言很满意了。如果想争第一的话,估计也没人敢出手了吧。

 “剩下的名次,你们自己去争夺吧。”扯开嗓子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小熠直接激发了体内的空间印记,把自己传送了出去,冰流也连忙跟上,留下了几队还是没反应过来的队员们。

当小熠和冰流的身形,出现在了擂台上时,所有目光全都聚集了过去。然而小熠根本熟视无睹,视线轻微地一扫,就径直地跃下擂台,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来到了小野的身边。

小野一直注视着小熠大发神威的场景,也没什么兴奋的模样,只是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而当他出现在擂台上时,扫视的时候,与自己的目光正好撞在一起,笑容更是浓郁了。

轻轻地伸出手,蹲下身来,抚摸着小野的胸口,面庞显得十分的柔和,比起刚才疯狂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天壤地别,看得周围人眼珠子都要掉了出来:“小野,没事吧?”

 “没事,有那位前辈的疗伤,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额头朝着孔月灵的方向扬了扬,小野伸出手掌,轻轻地抓住小熠的手,“下次,不要在大发雷霆了好不好,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那小野你,也不要再这么莽撞了,你要是受伤的话,我可是会心疼的。”小熠微微笑道,本就有些萌加可爱帅气的他,小脸上展开的笑容更是纯真无瑕,看得小野也是甜甜一笑。

整个演武场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绝大部分人都感觉到,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撒了满满的一头狗粮,还是毫无防备的那种。暴怒到温柔的转变,更是让他们来了个措手不及。

 “这两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新生弟子的最终考核,就这么落下了帷幕,这一届招入弟子,实力和天赋比起前几届,都强上了许多。而且小熠以一人之力,抗衡实力接近的九个人之事,在雷陵门中更是不胫而走。

只不过,和林豹组队的八个人,在考核之后,都或大或小地出了一些问题。除了先出来的两人没事之外,有三人被吓得精神错乱,还有三人精神恍惚,至于林豹……更是怨恨得要死。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小熠在微微想了想之后,就拜托小豪跑趟腿,给了那六个人每人一颗,在修炼上帮助不小的丹丸。而这种有助于修炼之物,自然是从随身宝库中取出来的。

他们只是被林豹拉进来而已,再加上会给予报酬的诱惑,以及语言的打动,才会一起出手的。算不上手下什么,某些程度上算是无辜的,而那位始作俑者,自然理都不理他了。

在雷陵门之中,若是自己的名声处不好,甚至得罪了一些人,后面的日子就会麻烦不少,处处被针对的话,那将寸步难行。也不是说小熠就怕了这些麻烦,主要还是考虑到身边还有小野在,必须要为他的修炼之途,解决一些不必要的因素。

最悲催的还是林豹了,不仅所谓的报酬还要照给,而且在空间的考核之中,召集了一共三个队伍,最后更是九打一,还是没能拿下小熠,还被打得这么惨,简直是奇耻大辱。

九打三的事情一经传出,林豹的名声更是降到了最低,以大欺小不说,还被对方给反杀,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可以想象,他在雷陵门中的人缘,短时间内恐怕是难以提升的了。

在考核结束之后,雷将神大概讲述了一下,雷陵门中的一些规定还有一些设施之类的,还稍微分配了一下所有的新生弟子,分成了几个部分,每个部分由一位导师来管理。

出乎大部分人意料的是,修炼并不是由导师指导,而是基本上依靠自己,只有在修炼之中遇到难题,或者其它的问题,可以向导师请教。这让小野松了口气,他本来就喜欢自由的生活,最烦受到拘束什么的,这一点倒是和小熠很像。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小熠,小野和冰流三个人,被分到了一起。而他们的导师,却让一旁的小豪面色有些怪异。听他说,这位导师是牛族的,叫牛公正,性格嫉恶如仇,就跟他的名字一样,做事特别讲究公正二字,最厌恶弄虚作假。

他原本在雷之将神门中,担当副将神一职,也正因为这个性格,结果在多次任务之中,让许多实力弱于他的嫌犯,在紧要关头给跑了。一旦对方涉及不公平,他的战斗力就会迅速上升,而只要让敌人抓住自己不公平的一面,实力立马大跌。

战斗本来就是不公平和残酷的,想要在这里面找公平,无疑是可笑至极的,可牛公正就是这个性子,特别地让人无奈。连续放跑几个嫌犯之后,雷将神于是就勒令他,来雷陵门好好地磨炼磨炼身心,副将神一职也被暂时收了回去。

不过虽然分配了各自的导师,小野则是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毕竟他身边已经有了小熠了嘛,修炼的方面有了他就行了,不过小熠也不是万能的,雷陵门中一些限制也不少,至于其他的某些方面,或许总会有需要去找这位导师帮忙的那天。

所有的事情都分配好后,所有的新生弟子,就正是开始了雷陵门的生活。不过小熠并不会让小野,一直闷在雷陵门中枯燥的修炼,虽然有一些可以对修炼极其有益的设施,不过这才刚刚结束了新生考核,没必要把心中的弦绷得那么紧。

而且他们三个人的小队,冰流也正式的加入了,也不知是不是他看上了小熠的实力,还是其他原因。对此小熠倒没什么意见,多一个人多一份实力嘛,而且他们队伍中,也正好缺一位擅长控制的成员,这下也弥补了这个问题。

稍作思考之后,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去悬赏区,接下了那天看到的九星悬赏任务,并且将悬赏灵贴上的事情,也都全部打听好了,还办好了小熠,小野和冰流的悬赏牌,据说在危急之时,可以向雷陵门进行求救,在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

也幸亏这任务是九星的,对方还是一位半步将神,还没有其他人接。不过当他们拿着这张悬赏灵贴,去专门负责悬赏区的长老面前时,面色古怪了很长时间,而且还在悬赏区引起了不小的动静,新生弟子接九星任务,简直闻所未闻。

不过一听到小熠的名字时,这位长老脸上的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原本还坚决不允许接这种任务,最后竟答应了下来,但也是千叮铃万嘱咐,毕竟在接悬赏任务中死亡的弟子,每年都不少,更有连尸体都收不回来的,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向那位长老道谢之后,他们就回到了小熠和小野的房间,冰流离他们的阁楼并不算远,所以也还方便。悬赏任务虽然接下来了,但还要好好计划一下,九星的悬赏任务,可不是就这么容易完成的,更何况悬赏之人还是半步将神的实力。

将手中的悬赏灵贴缓缓摊开,小熠指着上面的几句话,沉声道:“这张悬赏的发起者,你们也都知道了,并不是雷陵门,刚刚听他说,是嘴角有一处刀疤的人,种族是狐族,而他的身份却被不肯告知,而这所谓的瓜葛,只说是个人恩怨。”

冰流抱着手臂,皱起了眉头:“的确和你们说的那样,这张悬赏灵贴,有着突兀的地方。而且发起者什么都不说清楚,虽然雷陵门只是负责张贴悬赏灵贴,这也太过盲目了吧?还在天青城的其他势力,也同样发布了这种悬赏,就这么急切吗?”

目光在灵贴上扫过,小豪眉头挑了挑:“也不能说雷陵门盲目,在青水国各地每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还有一些在其他国的,光是这数量就足以令人头大了,哪还有其他的精力来挑毛病,而且他也说了,那人都来了十几次了。”

 “来了十几次,就为了悬赏这个人,化灵芝三株,这等稀有的天材地宝,普通势力都不一定能拿出一株来。你们也听那位长老说了,除了发动悬赏支付的费用,要是将那人擒获后交到他的手中,还会再给雷陵门两块霜冻冰髓。呵呵,这手笔,简直可怕。”小熠咧咧嘴,语气之中有种别样的意味。

 “霜冻冰髓,只要使用一块,就足以让冰冻形元出现良性的变异,日后踏入将神层次只是时间问题。这种千金难求的宝物,这还一下子直接允诺了两块,只是为了抓到一个人?”挠了挠脑袋,小豪不解地说道,这代价貌似也太大了吧?

 “只要那狐族的不是傻子,那就说明了,抓到这名叫步征的,他的价值接近,甚至超过他所付出的所有。也有可能,他的身上,有什么值得他这样付出的宝物,不然也不会说,要交给他。”小野托着下巴想了想,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段话。

提及宝物二字,小熠突然想起来,当年步征在那荒岭找寻的宝物。那似乎是一颗金色的晶石,隐隐间,小熠总觉得和那颗金色的晶石,还有摩云谷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或许,只要见到步征本人,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所说的这么多,仅仅还局限于猜想的层面,若是事实并不是所想的那般,就必须要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冰流,半步将神,你能控住多长时间?”小熠轻声道。

 “最少两秒,多的话不超过三秒。”微微地想了想,冰流便是这般说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毕竟是半步将神。

 “三秒的话,也足够了。”略微思忖了一下,小熠手掌一翻,一颗银白色的珠子,出现在了掌心当中。在其表面上,有着一颗颗宛如星辰般的光点,更是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波动。

 “小野,这是雷将神给我的,把他融合到体内吧。”接过银白色的珠子,看着小野不解的神色,小熠解释道,“这是时间之珠,似乎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会发挥特殊的效用。”

将那时间之珠给了小野后,小熠又拿出了两件护身玉,给了冰流和小豪,是有抵挡强势一击的功能,放在拍卖场的话,都会拍出不菲的价格。通过神圣探测,小熠隐约地感觉到,这一次的悬赏任务,并不会那么容易的,具体就感知不到了。

既然不止一处势力,发布了这张悬赏灵贴,那就有一些概率,碰到其他势力接下这任务的。要是人家好说话那还好,要是碰上一些蛮横不讲理的人,那就难免要打上一架了。

要是碰见最坏的情况,无疑是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这种局面之下,小熠一个人的话,完全可以突出重围。不过现在他们是一个队伍,遇到紧急情况,小熠也没有把握,能护得好他们三个,所以一切都要做好准备,防患于未然。

对于小熠这种谨慎的态度,小野三人也没多说什么,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而且穷凶极恶之徒从来不少。当心一些,做好一定的防备,敌人的刀子可从不会手下留情的。

在做好所有的准备之后,小熠取出一张地图,辨认了巨石迷窟的位置,四人就一起出了学院,在天青城的大街小巷中穿行着,没过多久就出了西门,朝着目的地行进而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