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兵长城传原创同人文:双界之龙第二十六章

2022/2/23 两点十分宣传组 0 条评论 9,842 人浏览

第一次执行悬赏任务,小野便是显得有些兴奋起来,不过一想到嫌犯是半步将神,眼中就多出了谨慎之色。而冰流依旧是冷冰冰的样子,手握冰枪视线不断地看着四周。

天青城的西侧,是一处荒原地带,充满生机的绿色,在这里不复存在。黄褐色的沙地,灰白色的岩石遍布,偶尔有着植物,那也是一截生机尽失的枯木,俨然一副荒凉的场景。

就连空气之中的水分也极少,无比干燥的环境,与沙漠相比都差不了多少,普通人待上一会儿就得口干舌燥。不过对于小熠他们的实力来说,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

如此荒芜的地方,从这里经过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而像小熠他们四人走在一起,倒属于很少有的事情。

 “这里应该是叫巨石荒原,而巨石迷窟,就在巨石荒原的深处。不过这巨石荒原的面积极广,以我们这种速度,徒步赶过去,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走了一段路后,小熠突然说道。

 “这么久?把这时间浪费在赶路上,那还不如修炼呢。”听说要这么长时间,小豪皱起眉头,这一个来回算起来的话,岂不是要半个月的时间了?对于性子急的他,这简直是折磨。

 “巨石荒原的外部,有种人为培养的坐骑型妖兽,名为驭沙极鲸,顾名思义能够在沙中行走。一直到巨石荒原的内部,都有着或大或小的流沙漩涡,想要无伤通过的话,必须要接住驭沙极鲸的力量,他们的速度在沙中也极快。”冰流突然道。

 “呃,驭沙极鲸?我记得,他们好像很难驾驭吧?除了饲养的人之外,陌生人只要接近,就会被撵走好像……”突然间想起驭沙极鲸的特性,小豪面色一僵,这可不太容易啊。

就在他们聊着的时候,脚下的地面不知何时松软了些,而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排巨大的身影,粗略看上去很像鲸的模样。只不过它们的皮肤是褐色的,身体被几道的环状物捆住。

环状物延伸出几道荆棘状的东西,刺入到地面之中,似乎是防止挣脱逃跑之用。而在一旁的简陋小屋前,三道身影正和以一位似乎是老板的人谈着话,面貌似乎都不怎么好看。

当小熠他们走过去时,那三道人影中的一位,有些犹豫不决地走向了其中的一只驭沙极鲸。然而还不待彻底靠近,那只驭沙极鲸二话不说,直接甩起尾巴,把他给抽飞了出去。

半空中响起一声哀嚎,那人划出一道弧线,正巧落在了一处沙丘上,整个上半身都埋进了沙子里。他的两个伙伴见此情景,连忙跑过去,好不容易才把他给拽了出来。

奇怪的是,在这处并不算很小的沙丘上,有着许多大小差不了多少的坑洞,应该都是被驭沙极鲸抽飞的吧。这妖兽的脾气还真是可怕,也幸亏它们还讲点理,没直接抽到地上……

从沙子中被拔出来的时候,那人也是头晕目眩,站在原地摇摇晃晃的,半天都没缓过神来。两个同伴见此情景,连忙扶着他离开了这里。乘坐驭沙极鲸的想法,看样子就此泡汤了。

 “呃,这个驭沙极鲸,脾气也实在太狂躁了吧……”小野不由得张大了嘴,人家才仅仅是靠近过去,就被一尾巴甩出去了,那要是想坐到它身上,那岂不是几乎不可能的吗?

 “我们先过去再说,驭沙极鲸虽然脾气不好,但还是有降服的办法的。”就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小熠所说的话语,却吸引了他们的目光。连妖兽都有办法制服吗?该不会是以暴制暴吧?而小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眼看着生意又一次被撵跑,那名老板似乎也颇为无奈,这几只驭沙极鲸,从开始饲养的时候,自己也是受了不少的苦,直至现在才勉强能听话一些,不过对于陌生人,根本不存在。

几年来能驾驭驭沙极鲸的,只有那些寥寥数人而已,还全部都是以实力压制的。要是再这么下去,生意继续惨淡地要死,连生活都维持不下去时,自己开的这店,就真的要关门了。

 “请问下,乘坐驭沙极鲸的费用,是多少金币?”就当老板闷闷不乐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抬起头来,便是见到了四道身影,相貌很是年轻,其中竟还有小孩子。

 “你们也是要通过这巨石荒原吗?费用不贵,一千金币而已,前提是你们能登上驭沙极鲸,刚才的一幕,你们应该也看到了。”老板有些疲倦地摆了摆手,对他们并不抱什么希望,那三位成年人都一副狼狈的样子,更何况他们还是少年。

 “一千金币?!”小豪的嗓门一下子提高了起来,这还叫不贵啊?而小熠则是冲着他摇摇头,示意他安静下来。这价钱听上去是贵了些,但也在情理之中,流沙漩涡可不是能走过去的,除非会飞,不过小熠似乎并不打算带他们飞过去。

正因为总是这一副门可罗雀的场景,自然是要把价格抬高一点了,毕竟每个人都要生活的不是。小熠只是轻点下头,也没多说什么,手掌一翻,一袋金币就出现在了掌心之中。

那名老板似乎没反应过来,有些迟疑地说道:“你们还是先试试看,能不能登上驭沙极鲸吧,若非是长时间饲养的话,根本就不会让其他人接触的,然后就会变成刚才那个样子。”

毫不犹豫地把手中装金币的袋子抛了过去,小熠径直地走向其中一只驭沙极鲸,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事的,只是驭沙极鲸而已,连它都降服不了的话,那我也不用混了。”

那名老板的眼角一阵抽搐,这到底是狂妄无知,还是真的有什么本事啊?从他的年龄看来,估计还是前者多一些,不过小野三人却没多说什么,小熠这么做,自然是有他的理由。

正当老板还想劝阻小熠时,他已经靠近了一只驭沙极鲸,后者的一只眼瞳冷冷地看着他,尾巴微微地摆动起来。不过就在这时,小熠抬起一只手掌,淡淡的金色,伴随着一股无可抗拒的威压,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并弥漫在一定的范围中。

这只驭沙极鲸的身躯,突然间居然微微颤抖起来,眼瞳之中满是惊骇之色,先前的不满已是完全消散,仿佛是遇见了无比可怕的事物一般。而周围其它的驭沙极鲸,虽然感受没那么强烈,但其视线却依旧惊恐,并传出一声声低沉的呜咽。

 “这这这……”那名老板的双眼瞪得老大,他还是头一次看见,驭沙极鲸露出这幅神情。即便是面对自己,他们也只是表现得比较顺从而已,而这种恐惧的眼神,是什么情况?

 “果然是这样啊,还能把威压控制得如此之好,真不愧是他。感觉就没什么事情,能难得住小熠的。”小豪苦笑一声,他自己虽然大概也能做好,但绝对没有小熠如此精妙的控制。

 “应该是威压吧,不过这种对于妖兽的威压,似乎并不是实力上的压制,而是有些类似于血脉上,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绝对压制,莫非小熠是某个远古种族的吗?”冰流低声喃喃道。

小野没流露出什么惊讶的神色,因为这种类似的事早就习以为常,以前也发生得并不少。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从各种蛛丝马迹看来,小野已经能猜出一些了,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见到驭沙极鲸安静下来,小熠也是一笑,泛着淡金色的手掌,轻抚在驭沙极鲸的身体上。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意念,悄然地释放而出,将其庞大的身躯给笼罩了进去。

感受到这种毫无恶意的念头,驭沙极鲸晃了晃脑袋,甚至有些亲昵地拱了拱小熠,看得那名老板脸皮一阵狂抽。从来没看到过,驭沙极鲸竟然如此的温和啊,这是转性了吗?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想跑过去阻止小熠的老板,脚步忽然间停顿下来,呆了半天才不可置信地问道。

 “只是有些小手段吧。”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小熠自然是不会说出其中的秘密的,“既然驭沙极鲸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可以走了吧?时间不等人呢,还有事情等着我们呢。”

 “这小家伙……有些不简单啊。”

彻底地收起心中的轻视,老板点了点头,来到驭沙极鲸的身旁,取下它身上的束缚,双手抓住它的粗糙的皮毛,双脚牢牢地抵住,就这么爬了上去,再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上来。

当他们都站在驭沙极鲸的身上时,它那庞大的身躯,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这让那位还有些担心的老板,终于是松了口气。这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估计早就被甩出去了吧。

老板走到这只驭沙极鲸身体的前端,蹲下身来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它的脑袋三下,低沉的声音如鸣号一般传出,一直埋藏在沙下的四肢猛地一划,身形便是飞快地窜了出去。

望着后方扬起的大片黄沙,以及四周不断后退的景象,除了那位老板之外,所有人都是面露惊讶,就连小熠都提起了些许兴趣。他们都是第一次乘坐驭沙极鲸,没想到速度竟然快到了这种地步,这种沙地环境对于它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啊。

 “好快的速度,不愧是驭沙极鲸啊……”

    一望无际的沙地之中,驭沙极鲸正飞快地前行着,四肢的每一次划动,都能带动它庞大的身躯,前进足足数十米。而它那粗糙的皮毛,足以抵挡沙下某些坚硬之物的冲撞。

    虽然小熠飞行的速度,肯定是远超驭沙极鲸,不过还是隐藏一些实力比较好。从离开霜凌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件事,能让小熠全力以赴地去战斗,这也是为了提防某些人。

自从进入到雷陵门后,就很少听说过关于黑峰的消息了,当然这其中肯定有刻意隐藏起来的关系。对于妄想统治大陆的他们,一定会扫除一切障碍,定然少不了在暗中的观察。

只要一想到黑峰,小熠就很是烦躁,都是因为他们,才会让大家没有和平的生活可言。不过在一定程度上,或许还得感谢黑峰,若是没有他们,自己可能就不会遇见小野了。

想到这里,小熠就握紧了一旁小野的手掌,也不知这种生活还会持续多久。一旦第二次大战开启,以黑峰的心性,整个大陆就会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在那之前,自己必须要完成许多事情。不为别的,只为一个,和平安定的未来。

 “你们是哪个势力的吗?虽然我没有什么修炼天赋,但在你们身上,感到了一种特别的气息。”那名老板笑着问道。

 “我们只是组队出来历练的,至于势力并不起眼,在天青城中属于末流,名字就不多提了。”小豪刚准备说的时候,冰流抢在他前面开了口,把他要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呵呵,能够在天青城中屹立的势力,即便是属于末流,但也同样不可小觑啊。”说到这里,老板的脸上出现些许的愧色,“说来惭愧,我们这一脉,都是普通的平民,根本就没法修炼。”

 “修炼之路,不是任何人,都能安然地走过来,做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丢脸的,虽然自保之力差了些,但至少安全。”瞪了一眼翻着白眼的小豪,小熠淡淡地说道,“顺便问一句,平常来乘坐驭沙极鲸的人多吗?这里如此荒凉,应该不会多吧?”

 “平常的人并不多,不过在雨季的时候,这里的人就会暴涨了。因为在巨石荒原的深处,地面下生长着特殊的晶石,名叫干旱之石,一到雨季就会完全成熟。这种晶石对修炼之人大有裨益,所以那个时候人就会多了。”老板详细地回答道。

说到这里,老板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过虽然干旱之石在巨石荒原的深处,我还没有听说过,有人敢深入更深处,也就是巨石迷窟。那个地方的入口据说难以寻见,而且道路相当诡异,有点像迷宫的样子,其它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熠默默点头,对于常人而言,迷宫的确是挺麻烦的,而且自然形成的基本上没有规律。要是没有足够的经验,或者是脱身之法,贸然闯入其中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

要是普通的迷宫,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实力足够,要是真的迷路的话,强行破开迷宫,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不过管它是什么迷宫,在拥有神圣探测的小熠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迷路什么的基本上不存在。

据悬赏灵贴上所说的,步征就隐藏在巨石迷窟的某处,只要找到他,真相就应该水落石出了。以他半步将神的实力,所谓的迷宫应该拿他毫无办法,而且还是一层天然的屏障。

在很是随意的聊天中,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驭沙极鲸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而在前方的不远处,地面从黄褐色逐渐变成了褐红色,沙地似乎也开始坚硬了起来。众多形状怪异的巨岩屹立在四周,不知为何,连气氛都开始莫名地阴冷起来。

 “从这里开始,就接近巨石荒原的深处了,驭沙极鲸也只能到这里了,前方的地面与岩石无疑,是无法通过的。”老板冲着他们笑了笑,“你们要是有事的话,时间不长,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吧,反正几天的时间,也不一定会遇到一位客人。”

 “那就麻烦你了,大概一至两个小时,事情办完后,我们会尽快赶回来的。”小熠和善地一笑,虽然也想过把那些驭沙极鲸放在那里会不会有问题,不过以它们那生人勿近的性子,加上妖兽的体质,没点足够的本事,估计都没法近身的吧。

从驭沙极鲸的身上跃下,从这里开始,就只能步行了,虽然这里并没有来过,也不清楚巨石迷窟的具体位置在哪,不过有小熠的神圣探测在,找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在褐红色的土地上行走着,这里只有他们四个,并未有其他的人影,在驭沙极鲸身上的那段路时,也同样如此。毕竟这里很是偏僻,正常点的人,没事也不会往这种地方跑。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小熠感到这里,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气氛,但具体是什么也说不上来。因为神圣探测依旧正常,所以也没在意什么,不过心中还是下意识地提起了一丝警惕。

行走了足足一刻钟,附近的场景,还是巨石横立,但小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总感觉,他们在这里兜圈子,但自己注意过,四周的场景并未重复出现过一次,这就有点奇怪了。

 “小熠……”又是前行了几分钟,小野拉了拉小熠的手臂,望了望四周,轻声呼唤道。这里的气氛,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小野感到一丝不安,小熠的脚步逐渐变慢,最终停了下来。

 “情况有些不对,我们似乎陷入到了某种圈子之中,周围看上去很正常,不过用形元之力感应的话,就会发现有种怪异的地方,但具体是什么也说不上来。”冰流冷冷地说道。

 “难怪那个老板说,来到这里的人几乎都在绕圈子,原来是碰上了这么怪异的事情。”小豪望了望四周,“既然是迷阵的话,无论是天然还是人为的,都一定会有破解之法。”

轻轻地拍了拍小野的肩膀,小熠头也不转地说道:“小野,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大凡阵法,都会有能量流动,而在能量的交集之处,即为迷阵的中心点,俗称阵心。阵心虽然不止一处,但只要找到,就有离开的办法。”

明白小熠这是想锻炼自己,小野轻嗯一声,体内的形元之力便开始涌动起来。蓝色的双眸缓缓闭上,细心地感应着周围的情况。见到这一幕,冰流和小豪也没出声打扰他。

在小野的潜意识中,四周虽然很是平静,但只要动用形元之力就会发觉,在空气之中潜藏着流动着的能量波动。没有足够的实力,这种隐藏极深的能量,根本就无法被发现。

一道道如丝线般的能量,它们彼此缠绕和连接,仿佛形成了巨大的囚笼。而小熠他们就在这囚笼之中,无法突破的话,受这种阵法的干扰,就只能在这里兜无循环的圈子。

静静地站在原地,过去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小野禁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目光射向左前方的某一处。与此同时,从腰间抽出断刃,在手上旋转一圈,白炽色的火焰缠绕,旋即一斩而出!

炽热的刃芒撕裂空气,在飞掠出一段距离后,仿佛是撞在了隐藏在虚空之中的东西似的,轰鸣声很是突兀地响起。周围的景象在此刻如水波般波动起来,待到他们再次定睛一看时,附近已不再是原本的巨岩屹立,而是众多奇形怪状的枯木。

在小熠他们的正前方,同样不再是望不到边的荒原,一座巨大的岩山,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抬头看去,岩山的高度难以判断,其上布满了暗绿色的植物。而很快吸引住他们视线的,还是呈现在面前,岩壁上半椭圆形的漆黑洞口。

 “这里,应该就是,巨石迷窟的入口了吧?”小野轻声道,看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其它像洞窟的入口了。小熠轻挥了下手,示意大家先别急着走。神圣探测蔓延而出,径直地进入到洞口之内,在经过数分钟之后,小熠才收回了神圣探测。

 “洞窟之中道路众多,互相交错,稍不注意就会迷路。不过通往最深处只有一条路,我还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的气息,应该就是他了。大家跟我走,千万别分开。”小熠叮嘱道。

小野三人都是点了点头,交错的洞窟之路,只能依靠小熠的神圣探测了,要是光凭自己,还不知要走到何年马月。

直视着黝黑的洞口,小熠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身后,双眼细微地眯了一下。须臾后转过头来,带着大家进入到了巨石迷窟之中,在走进洞口的一刹,小熠的嘴角,却缓缓扬起。

巨石迷窟之中,视线极其的昏暗,根本没有任何的照明之物。走在最前面的小熠和小野,都是唤出了烈焰形元,火红色与白炽色交相辉映,驱散了洞窟中大片令人心悸的黑暗。

要是换做一名普通人来到这里,没有脱身之法的话,恐怕将再也无法走出巨石迷窟。若不是小熠有着神圣探测,他们想要深入到最里面,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脚下尽是碎石组成的道路,走起来还显得有些硌脚,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岔路,在这种偶尔阴风阵阵的地方,实在是有些渗人得很,让小野不自觉地拐紧了小熠的胳膊。

 “左前方的岔路中,有一百多只吸血蝙蝠,用形元之力包裹自身,压低光芒,不要散溢出一点气息,脚步声也屏蔽掉。在这种地方,引到一只妖兽,动静稍大一些,就有可能引来一群。”走了一段路后,小熠突然停下脚步,压低声音转头说道。

 “小熠,还有多长时间?”小野颤颤巍巍地问道,目光不时地看向周围,小手抓着小熠的手臂越来越紧。

 “还有十五分钟左右,小野别怕呀,不是有我在嘛。”出言安慰了一下小野,他这才稍稍安心了一些,形元之力将全身都包裹而入,身上的光焰也弱了下去,小豪和冰流也同样如此。

做好防护措施后,小熠也收起身上的火焰,这才带着他们一步一步地前进着。路过左侧的岔路时,能听见密密麻麻微动翅膀的声音,甚至还有吱吱的叫声,虽然细微但却十分集中。

这片很轻的动静,在寂静黑暗的洞穴中,显得格外清楚。他们不禁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静悄悄地走了过去。一百多只吸血蝙蝠,一起上的话可不是吃素的。

经过这片妖兽潜伏的岔路后,接下来的道路依旧艰险,妖兽的数量也多了起来,不过大多都是身形较小的,几次差点被发现,最后都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一路上还看到了几具森白色的骸骨,明显是来到这里后,被困住出不去的人。

这种阴森的地方,走到这里连小豪都有些害怕,特别是看到骸骨的时候,小野吓得差点尖叫起来,幸亏小熠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要是这声喊了出去,就准备迎接妖兽大军吧。

在压抑的气氛中走了很久,不知从何时起,脚下的道路开始平坦起来,妖兽的迹象也消失殆尽,周围也不再有任何的岔路,似乎是接近巨石迷窟的深处了,只是环境依旧昏暗无比。

 “前面就是最深处了,原本探测到的那道气息,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大家都小心一些,防止……小心!”正当小熠嘱咐着的时候,从前方的黑暗之中,一道凌厉的劲风,突袭而至!

疾呼出声的同时,小熠身形猛地一闪,火光一闪而逝后,就挡在了小野三人的前面。形元之力激发开来,右手一握,紧攥成拳,赤红色的火焰涌上手掌,而后一拳轰出!

能量的炸响声,响彻在洞窟之中,灰尘席卷而起。一道身影从中控制不住地跌出,足足后退了数步,都没能稳下身形,小野连忙从后面扶住,才化解掉了那股冲击力。

晃了晃有些颤抖的手掌,小熠的面色凝重了许多,这看似不起眼的一击,竟蕴含着如此威力,连他都有些难以抵御,虽然这其中还有着攻击突如其来,措手不及的原因。看样子,发出这一击的始作俑者,应当就是悬赏灵贴上的那位了。

 “来者无论是谁,都给我立即离开,不然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低沉的声音,夹杂着震撼的形元之力,从面前的黑暗之中传出,在岩壁上反弹着,蕴含着一丝不容商量的意味。

 “不要紧张,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而已,而且这个声音你应该很熟悉吧?多年前在荒岭帮你找到宝物的,想必你应该还记得。”小熠的声音,传入面前的黑暗中。

 “……”在保持安静了许久后,才传来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是你?!小家伙你怎么会在这里?巨石迷窟地形极其复杂,你竟然能来到这里,而且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莫非是……”

 “不瞒你说,我是接到了悬赏,而那悬赏目标正是你。不过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些事情的原委,希望你能告诉我们。”小熠直视着眼前的黑暗,声音平稳且有力。

在听到这番话后,一声凄凉的长叹飘然而出:“事情?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念在以往有着一面之缘,给你们这次安然而退的机会,不要再来这里了。”

小熠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实话告诉你吧,你的悬赏,已经遍布了天青城中的许多势力,悬赏奖励都十分的昂贵,再这么下去,恐怕连一些强大势力,都会眼红出手的。到了那个时候,你自己很有可能,都没有自保之力。”

此话并没有半点的虚假,只是揭露了目前的现状,以及潜在的危机。必须要让他自己,去认识到情况如何,不这么做的话,是说服不了他的,毕竟他可是一位半步将神。

又是陷入了足有半分钟的沉寂,一道略显疲惫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呵呵,为了抓住我,他还真是大手笔啊……不过,我为何要相信你?一面之缘代表不了很多,你们能保证不是某个势力派来的吗?事已至此,我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

见到这家伙警惕性如此之强,小熠也是颇感无奈,手指一弹,一抹金光直射而出,没入到黑暗之中,淡然道:“这是悬赏灵贴,正是因为感觉所说的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才来调查的。我可不保证,下一次前来的,就不是由某个势力而来的大批人马。外面的阵法,以及这巨石迷窟,可保不了你一辈子。”

此话落下之后,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而小熠只是示意小野三人稍安勿躁,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冰流看着小熠瘦小的背影,心中不禁对其有些感叹,他真的只有八岁吗?

就刚才的那一番话,直接又很有针对性,简洁明了地阐明了目前的事实,让人难以抗拒,这番犀利的口舌简直可怕。换做自己的话,是绝对说不出来的,毕竟还想不到这么多。

小豪对此却有些纳闷,在他的印象中,小熠并不是个喜欢干扰其他势力事情的人啊,而且真的只是为查明悬赏灵贴上的不解之处吗?他会无缘无故地做这种无聊的事吗?

洞窟之中沉默了大约一分钟后,那道声音才再次响起:“既然如此,你们都过来吧。你这小家伙的口舌倒是可以,情况倒也如你所说的那样,继续呆在这里,无异于坐以待毙。现在也只能奋力一搏了,不过以我一人的力量,是无法做到的。”

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他,小熠微微松了口气,但眼中的警惕却丝毫未减。用眼神示意大家跟在自己的身后,继续沿着这条通道走过去,暗中将形元之力悄悄地催动了起来。

想象中的情况并未出现,约莫二三十步之后,小熠四人便是走到了通道的尽头。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处并不算宽敞的小型洞穴,大概只有十几平米的面积,几颗光芒黯淡的石头嵌在石壁上,而在洞穴中央摊在地上的草垫上,坐着一道身影。

昏黄而浑浊的眼神中,满是一副颓然之色,仿佛生机在不断地消散一般。从眼角延伸到嘴角的疤痕,也散发不出该有的煞气,如同一个摆饰。在他的身上,甚至感觉不到形元之力的波动,难以想象,刚才那股凌厉的攻击,是由他发出来的。

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四人,他缓缓地抬起垂着的脑袋,视线直射到最前面的瘦小身影上,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小家伙,好久不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能再碰见你。”

 “摩云谷的长老,步征,我应该这么称呼你吧?”很是随意地打了声招呼,小熠也不多说什么废话,“在你的身上,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吧?不然一位半步将神,是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当初很感谢你帮我找回那件宝物,只可惜,那只是个陷阱。”瞥了一眼手中的悬赏灵贴,步征微微一叹,“我摩云谷纵然实力强横,竟然会被内斗弄得支离破碎,还真是……”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们吧,虽然不敢保证百分百能帮你解决,但还是会竭尽所能。”小熠紧紧地盯着步征,“虽然我不喜欢插手别人势力的事情,但你我也算是相识过一次的。”

 “小家伙你就这么相信我吗?”步征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只是相信我的眼光。”小熠摇了摇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