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决斗场

2022/3/9 两点十分宣传组 0 条评论 9,766 人浏览

第五节 角斗场 漆黑的小巷里,蓝雅集拽着崔逸一路狂奔,要不是有形元的加持,估计崔逸都要双脚离开地面被拽着飞起来了“雅集姐,可是黑风城全城禁严啊,不允许随意出入的!”蓝雅集脚下的速度不减,这条看不清前路的小巷她仿佛演练着跑过很多遍“知道啊,所以现在要去一个给你能弄到通行证的地方。”前方一丝丝的光亮急速扩大,一个宏大的古式竞技场出现在了二人面前“额。。。这不是黑风角斗场吗?”崔逸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被灯光照的金碧辉煌的角斗场。 蓝雅集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面具递给了崔逸,拉着他快步的跑向了角斗场的正门,轻车熟路的将几枚铜币放在了收银员的面前“安排一场2打2的比赛,我们打生死局。”此话一出,顿时吸引来了众人的目光,一个膘肥体壮的肥猪大汉拍了拍他身边的另一头肥猪,“大哥,你听见了没,刚才那个小婆娘说什么?”猪大哥哈哈大笑“她说他们要打生死局,小姑娘,要不要哥哥陪你们打,哥哥们下手可是会很温柔的哦?哈哈哈哈。。”人群传来了一阵阵嘲笑声。来打生死局的,要不是走投无路被人买到这里的穷死鬼,要么就是对自己实力有绝对信心的武学者,当然这群围观者肯定是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角斗场会一下子出现两名修元士,自然就把崔逸和蓝雅集当成了不知死活的冤大头。 蓝雅集没理会肥猪大汉的嘲讽,接过数字牌就拉着崔逸快步离去了。看着蓝雅集婀娜离去的背影,猪大哥舔了舔嘴唇,将一枚闪亮亮的银币偷偷塞给了刚刚安排比赛的操作员“兄弟,一会儿比赛的时候。。。” “一会儿上场的时候,找个机会暴露一下你的形元就行,其他的交给我来。”蓝雅集好整以暇的坐在备战区,崔逸却急得团团转“万一打不过怎么办,生死局能逃跑吗?”蓝雅集满头黑线“你真当修元士是地上种的大白菜?还有修元士谁来这种地方啊,在这里打生死局的都是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崔逸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又皱起了眉头“雅集姐,可咱们不是要去春月楼取东西的吗?”蓝雅集锤了崔逸一个爆栗“你以为我带你来着是干嘛,有了身份的保护才不会到处被通缉。” “下一场比赛,是擂主当康兄弟的挑战赛!而挑战他们的人,是来自都城的蓝小姐二人。”在主持人激情洋溢的讲话中,崔逸和蓝雅集走上了擂台,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正是刚刚在场外嘲笑他们的肥猪兄弟。 “欸嘿嘿,美人我们又见面了。”猪大哥淫邪的笑着,目光在蓝雅集的身上上下打量。“呸,不知死活的家伙。”蓝雅集轻轻啐了一口,目光中隐隐透出杀意。“小娘们还挺倔,你们赶紧认输,再叫你这个小娘们好好陪陪我大哥,今天就饶你们一条活路,否则的话,嘿嘿嘿。。。” 蓝雅集的鼻子都皱了起来“崔逸你还看什么看,这俩不是很好的活靶子吗,给我管上他们的嘴。”崔逸苦笑,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右手手背上的纹路再次光芒大放,“形元,怒!”崔逸冲向了猪大哥,观众席上一片惊叹,在猪大哥面前,崔逸和猎犬面前的兔子差不多大小,面对着肉山一样的猪大哥,崔逸居然赤手空拳的冲了上去。 观战台上的vip包间里,一只公狼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了身,玉石做的桌面都几乎被拍得粉碎。神情肃穆的盯着崔逸手背上的光圈“这是怎么回事?”公狼身边环肥燕瘦的母狐狸却是掩嘴轻笑“这怕是白家的哪位公子哥,跑出来潇洒来了吧?”公狼面色凝重“这是在给我上眼药啊。” 母狐狸笑嘻嘻的帮公狼捏着肩膀,而这个坐在vip包间的公狼正是黑风城的城主,朗雪岳。“你说是谁阿胆子这么大,跑到这来敢给我家雪岳上眼药。”朗雪岳的脸色逐渐平缓“他旁边这个女人。。。”“是白家家主的客卿蓝雅集哦。”很显然,朗雪岳身边的这个母狐狸不只是一个花瓶这么简单“但白家的几位公子哥应该没有我不认识的吧,也就是说。。。”“你是说这个人是个私生子?”母狐狸笑嘻嘻的看着台下的崔逸,的确,这个小子虽然觉醒了白家独有的形元,但是出手毫无章法,完全就像是一个突然有了钱的暴发户在挥霍资本一样。“就算是白家的私生子,也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他挥了挥手“蜜姬,去把胡胖子给我叫过来,要快。” 过了五六分钟,一个身穿警卫服的胖狐狸哼哧哼哧的跑进了vip包间“朗城主。。。你叫我。。。叫我什么事啊。。。”朗雪岳的视线依旧盯着台下的战况,示意胖狐狸坐下“胖子,今天早晨挂出去的那个通缉查清楚没有?”胖狐狸诚惶诚恐的站在朗雪岳身后,开玩笑,黑风城的一城之主都站着呢,他哪敢坐下“查清楚了,城主大人,那个人。。。那个人是。。。”“是崔可儿的儿子对吗。”胡胖子的眼一下瞪得老大“朗城主也去消费过?”朗雪岳满脸黑线,他和胡胖子从小就认识,所以胡胖子能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点都不奇怪。“再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死胖子。”好巧不巧,蜜姬刚好回到了VIP包房。朗雪岳一把揪住胡胖子的领结,指向了角斗场的中央“你看这个人眼熟吗。” 角斗场中,崔逸虽然开启了形元,但是在胖猪兄弟的绝对体重压制下还是节节败退,毕竟他不是宋晨,他没经过任何的训练,他打架的手法就好像街上的小混混一样。“雅集姐。。。你再不出手。。。我顶不住了。。。” “哼哼,小白脸,张的这么俊俏不如去春月楼做牛郎阿。”猪大哥一把抓住了崔逸,崔逸的整个身体他一个巴掌都能握过来。 “你说,什么?”隐隐的白光从崔逸的眼角流露出来,看向猪大哥的眼神越发的狰狞了起来。刚要出手的蓝雅集一个急刹车,耸了耸肩“精准踩雷!这可是你们自己要作死。” “说什么?”猪大哥看着崔逸扭曲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我说你这个婊子养的怎么样?”说罢猪大哥抓着崔逸的手狠狠的往地上砸去,只听轰的一声,这个石板做的角斗场地板竟然卷起了巨大的烟尘。 “喔”观众台上一阵嘘声“这种场地能砸出这种效果,估计八成是活不了喽。” “哈哈,小白脸,变成小白饼了。。。。?”猪二弟的嘲讽还没说完,就看到烟尘之中蹿出来一道白影,白影的身上夹杂的血液,正是刚刚被甩飞的崔逸“杀了你!”利爪呼啸而至,眨眼间猪打哥的一只耳朵就掉在了地上“啊啊啊啊啊,我的耳朵!”猪大哥瞬间哀嚎起来,“你这个混蛋。”猪大哥抽出了一直系在腰间的圆筒状物体。“嗷嗷阿,你给我死来!” “不好!崔逸!!”蓝雅集心头一紧,猪大哥掏出来的东西,是一种民间自制的土炮,崔逸那个位置就算是能勉强躲开不被土炮打中,也必定会被余波波及,非死即伤! 可是。。。来不及了。。。 只是一个瞬间,猪大哥手机里土炮就完成了装弹,而反应过来的崔逸却因为变向太急而摔倒在了地上,这一摔,也让他清醒了过来,只看到白光在自己面前汇聚,难道要结束了?崔逸闭上眼睛,不敢面对现实。 “彭!””嗷嗷嗷嗷!”湮灭般的打击感没有如期而至,反倒是猪大哥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炸。。。炸膛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只有蓝雅集的目光,慢慢看向了站台上的vip包间,快,太快了,刚才一瞬间,有一个巨大或者该说是肥大的身影一闪而过在猪大哥的土炮上动了手脚,而那个人是从VIP包间的窗户里跳下来的。 “胡胖子,几天不见你是不是又突破了。”朗雪月使劲拍打着在他身边使劲咳嗽的胡胖子“你。。。你好意思说,你把我扔下去的肯定快阿。” “形元瞬真是好东西,改天我也得整一个。”朗雪岳接着观察着下面的情况,漫不经心的说着。胡胖子白了他一眼“少贫嘴,这个形元瞬放眼整个黑峰国也只有我有,话说你干嘛非要救这个小兔崽子,不过是个白家的私生子而已。”朗雪岳看了一眼蜜姬,示意她出去,蜜姬撇了撇嘴,有些话朗雪岳宁说给胡胖子听也不让自己听。“白家老爷子快不行了。”胡胖子一拍额头“你这个家伙,你想扶持这个私生子做白家的新家主?”朗雪岳点了点头“白家老爷子一死,按照规矩白玉台就要继位太上家主,白家要从新一辈里面挑选新任家主,不论宗家旁家,之论能耐大小。”胡胖子思考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到“白家大少爷是个病秧子,一天天半死不活的,二少爷是个纨绔,老三又是个妞子,就一个白家老四觉醒了形元还在去年死于非命?要只算白玉台的儿子的话。。。。这个家伙还真有可能是最好的人选。。。” “奶奶滴,跟老娘玩阴的是吧?”看台上的观众发出一片片嘘声,此刻,刚刚一直在划水的蓝雅集正在场上疯狂输出,把肥猪兄弟当球踢。银将级修元士打两个普通人,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比赛也很快落下了帷幕。 “你能不能像个爷们一样?”赛场外,崔逸疼的呲牙咧嘴,被蓝雅集扶着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角斗场“看来我有必要对你进行一下针对性的训练了。” “雅集姐慢点。。。腿要折了。。。”崔逸像个怨种一样哀嚎。 就在两人一边拌嘴一边往外走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二位,刚才的比赛真是精彩,如果有空的话,楼上请。。。”

发表评论